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章 梦回唐朝

作者:灵山礼佛字数:2155更新时间:2019-12-10 07:35:33

饭桌之上,崔子阳请李梦游介绍下自己。梦游也没客气,抢了白婉芳的一只鸡腿放到嘴里咬了一口道:“我师父叫陈朴,字冲用,在川蜀青城山修行!我只是他的小徒弟,因嫌我在山上聒噪,不好好修行,故此让我自己下山回曹州探亲!路途遥远又兵荒马乱的,走了大半年了,才走到这里!”

崔子阳在记忆里搜寻陈朴这个名字,感觉很熟悉!猛然间想起师父洞微元静真人曾讲解玄门宗派时说过这个名字!传僖宗时避黄巢之乱入蜀,隐居青城山传道,是位了不起的玄门高人!

子阳想到这里,又看了看李梦游!对他这一身道术便释然了!

随后端起一碗酒:“天下玄门是一家,我是上清派元静真人的弟子,虽你我修行法门不同,毕竟也是同道中人,以后要多多讨教!”

崔子阳这一客气,李梦游还倒不好意思起来了:“道友太谦了,上清派乃中华道门的中流砥柱,旁门望尖莫急,互相学习哦!”

“你回曹州探亲,我们正好也北上徐州,听曹州离徐州不远,大家结伴同行吧!”子阳还真对李梦游有了极大的好感!

“嘿嘿,正好,不用讨饭了!”

“讨饭?”子阳问道!

“这大半年走来,除了打听哪有道观借宿化缘,就是讨饭喂肚子了!”

“啊……”子阳无语,心想自己得亏是遇上醉乘风这个不差钱的货!否则自己也得喝西北风去!

“你回家省亲!你家人就放心你去那么老远的川蜀山间修行么?”白婉芳问道。

“家里?呵呵,没有家,也早就没有人了!”李梦游这句伤感的话,说的崔子阳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没掉来!

醉乘风不知家在何处,李梦游有家如同没家,自己的家算是哪里的?东都洛阳还是岭南白州?

“那你还省的什么亲?”朱平宇补了一句。

“上上坟,师父顺便让我找件东西!”说道这里李梦游无限神伤!

随后调整下情绪又很骄傲的说道:“我家很有名有背景呢!我爹当做皇上呢!”随后腔风转转语言氛围一转:“也他妈是个窝囊的皇上”

子阳一激灵,心说这孩子不是又做梦了吧!又开始说些不着边的话了!于是疑惑的看着李梦游!

却听李梦游道:“你们知道天佑年间么?”子阳听了又是一机灵,自己的故事不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么?虽然已成历史,却对当前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因果关系!

…………

天祐元年三月,朱温胁迫昭宗迁往洛阳。同年八月,又遣亲信蒋玄晖等人赶赴洛阳杀死了唐昭宗及其昭仪妃李渐荣、河东夫人裴贞一。次日蒋玄晖假传圣旨,立辉王李祚为皇太子,改名李柷。

中午时分,又由宰相柳璨、独孤损矫宣皇太后令,皇太子可于昭宗柩前即皇帝位。是日,年仅13岁的李柷登上皇位。

紧接着,李柷就将已为梁王的朱温加授相国,又进封魏王,所担任的诸道兵马元帅、太尉、中书令、宣武、宣义、天平、护国等军节度观察处置等使的职务照旧,“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兼备九锡之命”,已然超过了汉初相国萧何和汉末丞相曹操!

天祐二年六月,朱温又制造了惊人的“白马之祸”。当时朝上唐臣一空,俱为朱温之人!

天祐四年三月,李柷被时为天下兵马元帅、梁王的朱温及其亲信逼迫,把皇位“禅让”给了朱温,于是盛极一时的唐王朝就此灭亡。

唐李柷“禅位”以后,先被降为济阴王,迁于开封以北的曹州,被安置在朱温亲信的家中。但由于当时太原李克用、凤翔李茂贞、西川王建等仍奉哀帝,这三方如果一起发兵征讨,朱温直接就回到过去时了!废帝李柷的存在使得朱温极度慌恐不安。

于是天祐五年春二月二十一日,朱温派人赶到曹州毒死李柷。但以王礼葬于济阴县定陶乡。谥号“哀帝”!

然天祐四年时,哀帝时已十六岁了,本来这个年纪应该有自己的妻子了,但朱温监管之严,不想让曾经的唐帝有所子嗣!

天不绝人之后,哀帝被流放为王之时,也跟随了几个宫女,虽然姿色不佳,年岁偏大!其中有一宫女,深明大义,趁朱温之人不备,以侍候王爷为名,对哀帝百般撩弄,终成鱼水之欢!几番颠鸾倒凤事后索哀帝黄色肚兜衬裤一套,以外出买物为由,再未回来!

惶惶如逃难般,后被一湖畔老婆婆收养,才得生下麟儿!女人未婚生子,被村子里人看之不起,冷眼冷语,婆婆出门理论,却因一口气没上来撒手人寰!

女人以忠义换来前朝血脉,都被世人戳透了脊梁骨!女人崩溃了!埋葬了婆婆,自己带上襁褓中的孩子欲投湖轻生!也是一道长经过,救下母女俩,允带孩子上山修行!女人无牵无挂,将孩儿生父信物自怀中奉与道长,叩首为礼后直扑湖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李梦游说完这些,心中很是不好受,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不住的咳嗽!再看崔子阳时,他早已泪流满面,只是没有发出声音而已!

梦游敲了敲桌子:“这是我家的事,你可哭个啥?”

朱平宇和白婉芳虽知道子阳的前世的因果,却不知道他今生的经历!于是也愣神的看着他!

子阳端起碗酒,对梦游道:“你说的「白马之祸」,那里面死的就有我的先人,然而顺水飘流,不知往何处祭拜了!”

李梦游睁大眼晴,原来他们的父辈,也曾有过短短的君臣关系!原来他们的身世都是一样惨!父辈虽为君臣,而子辈确都是孤儿!

子阳轻轻叹息了一声,白婉芳紧张的看了看他,却没说话。

而正在此时,门口又来了几个人:“小二上菜,拿酒!”

李梦游等也没以为意,他们的思想似乎都回到他们没经历过的天祐年间!

流泪眼望流泪眼,断肠人望断肠人!二人同病相怜,同样的命运让他们交集在一起!当下子阳提议道:“咱俩命运类似,不如去除君臣观念,咱二人结拜为义兄弟,从此平复乱世,还世间百姓一个幸福的生活空间,一个平安的天下?”

李梦游二话没说,直接从凳子上跳起:“多谢道友抬爱,兄弟从命就是!”

(本章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