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章 异姓兄弟

作者:灵山礼佛字数:2087更新时间:2019-12-10 07:35:33

崔子阳要与李梦游结义为义兄弟,李梦游这个皇族后代居然连考虑都没考虑!

当下向店小二要了几支香,出得门去搂土为炉,点上香烟,也不计较方位,两位跪地祝祷:“三清在上,今上清玄门弟子崔子阳、青城弟子李梦游遥叩三清,请祖师作证,我二人今日结为异姓兄弟,出山入世,渡劫渡难,以还世间百姓一清平天下为任,逢劫不变,斩妖除魔,不负祖师技艺!”

肯定是子阳为兄,梦游为弟,但见香烟袅袅,似是三清道祖甚为欢喜一般!

朱平宇和白婉芳,互相看了看,暗自点头!回至餐桌前,几人几乎吃饱了,准备喝点汤各自休息去了!

忽刚进来的那一桌,其中一人过来道:“适才听道两位道爷结义,小人先恭贺了!”随后抱了抱拳!

朱平宇从长凳上靠了靠边,示意他坐下说!此人也不客气坐下继续说道:“我们四人为本地常老爷家的门子,我兼任管家。本有任务去往四方寻找玄门高手,得道高僧!主要为我们老爷府上小姐新丧,又总有妖异之事发生!特命我等寻找身怀绝技者来府上帮忙。事毕之后,定有重谢!”

子阳闻听,心里乐开了花,因为醉乘风给的银子快见底儿了!这还真是上赶的买卖!

妖鬼之类,对于修道者而言都算不得什么,当然江湖骗子除外!

子阳想了想银子,又想了想自己目前的状况,叹了口气道:“我是不行了,得恢复两天!”

于是看了看李梦游:“兄弟,你跟他们去如何?”

不说伤心事了,李梦游又恢复了平时的状态:“大家都熬了一晚上,不得休息会嘛!”

那管家也会来事:“好说好说,现在是白天,大家尽管休息!小二哥,给这几位一人开间上房,哦,还有今天的酒菜费用都算我的!”

子阳站起身来,稽首为礼:“无功不受禄啊,我等先未做事,如何敢受此厚禄,着实不敢当!”

那管家也抱拳当胸:“出门在外,俱是江湖,事若不成,仁义还在,这不算什么,就当交个朋友吧!”

子阳道:“既如此,我们不客气了,傍晚时分,有劳一位带我们过去即可!”

崔子阳答应下来,管家十分欣慰,胜比跑路寻人千倍万倍!

于是四人又换了高端宽敞的房间,大床、新被、茶水桌椅、洗澡浴盆一应俱全!

崔子阳和李梦游暗自叹息:“这有钱和没钱的差别真大啊!”当下各自进入自己的房间!

累了一夜,崔子阳浪费了浴盆直接躺到床上,感觉舒坦多了,之前身体的每个关节都疼!躺上没多久,头脑一昏沉间睡了过去!

实则崔子阳睡下没多长时间,只听见“啊”的一声,又一骨碌爬了起来,只见白婉芳已经退出门外!

子阳过去问道:“你没休息?”

白狐道:“方才听你在房间有喊又叫,李梦游说你在说梦话,我不放心你,过来看看,不想龙泉剑被你放桌子上了,一时间光华大涨,吓的我赶紧出来了!”

崔子阳一阵暖心,拉住婉芳的手道:“我没事,我好像是感觉做了个梦,可能是太累了吧!你也辛苦这许久了,好好休息一天吧!”

白婉芳媚态十足,又娇羞无限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只剩下崔子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头!

无奈之下摇了摇头回到屋中,坐在床上静心调息,调动那仅余的一点点真气在周身经脉中流动!。

不知过了多久,虽然丹田处仍觉空空,然头顶心百会处如水流冲开一道阻碍,使得周身舒态!

崔子阳真气不再受阻,如一道道水银在经脉流过,汇于丹田气海,再由气海发出分散于奇经八脉之中!

如此反复为一周天,子阳经过两周天的调息!终于有所成绩躺下睡去!

此番睡去当真做一梦,梦见自己立于虚空之中,耳边有声音自远方传来,似在一处,又在八方!

“修真者不可止于调息吐纳,当以道为基,解阴阳之理!当悟得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本天地升降之宜;气中生水,水中生气,亦心肾交合之理;比物之象,道不远人。配合甲庚,方验金丹有准;抽添卯酉,自然火候无差。红铅黑铅,彻底不成大药;金液玉液,到头方是还丹。从无入有,尝怀征战之心;自下升高,渐入希夷之域。抽铅填汞,致二八之阴消;换骨炼形,使九三之阳长。水源清浊,辨于既济之时;内景真虚,识于坐忘之日。道,何为道,还需自醒自悟!”言毕不见了虚空中的子阳,天旋天地之后崔子阳从梦中醒来!

想来梦中的言语,他记的很清,好像是玄门丹道之学。于是反复在心中默涌了几遍,牢牢记入脑海之中!

子阳起身发现天光仍亮,于是喝了口茶后继续睡去!

毕竟是累了一夜差点被那逆瓦的符阵抽干的人,这一觉睡去,没在做梦,睡的很是香甜!

等崔子阳再次醒来之时,看向窗外,却已是黑天了!

他开房门出去后则发现真是天黑了,具体也不知几时,说好的傍晚时分的约定呢?

正在思索间,白婉芳走了过来:“醒了?三哥和李梦游去了,留我在等你,让你好好休息一天!睡醒了就陪我吃晚饭去吧!”

没有人在旁,白狐显得格外活泼,拉住崔子阳的胳膊,拽他去晚饭!子阳摸了摸肚子,貌似感觉也不是很饿!

“那我们用去么?”子阳问!

“暂时不用,李梦游那个小道士看他忽睁忽醒的,实则精明着呢!三哥说如果搞不定他飞回来招呼咱们!”

“那岂不是躲了轻闲了,挺好,走,饭去!”子阳心中高兴!任由白婉芳拉着胳膊下楼去了。

“你现在不用算着银子吃饭了,那家全包了。”白狐对崔子阳道!

“那也不好意思多浪费人家的银子嘛,咱还没给办成事呢!”子阳忧郁的看看门口,一片漆黑!不是他不相信那二位,而是他凡事亲历亲为性格,对自己不在场时的朋友略有担心!

白婉芳冲她温柔的笑了笑:“你啥时候变的这么不乐观了呢?”

(本章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