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9章 石宗礼的春天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4409更新时间:2019-12-13 00:08:26

“大周武王,捉拿倭賊首领老津头,闲杂人等速速回避!”

街面上呼啦啦跑来一队士兵,领头的戎装将军大喊一声,封锁了整条街。

大周武王破城后,行之有度,治下严谨,并无乱城之像,治安比大梁时好了很多,百姓们心中已接受了新朝。

此刻听到茶庄是倭贼藏身处,纷纷吃惊不已!刘掌柜瞪着老津头!真是人不可貌相,这老乌龟藏的深啊,街坊们无一人怀疑!

可,谁是武王呢?那戎装将军分明说是武王擒拿老津头。难道——

刘掌柜看去,咦,书生脸上的胡子呢?去了胡子的书生,露出俊逸非凡的一张脸,难道他就是武王?!

堂内百姓已吓得钻了桌底。老津头在桌子上健步如飞,书生顾及脚下百姓,不敢出掌,只在后紧紧追逐。

这老乌龟,表里不一,街坊邻居的,实在可怕!刘掌柜看老津头奔自己来了,不及多想,抓起一把鸡爪就扔出去!

老津头躲闪间,书生已一把掐住他脖颈,下了下颌骨,脱其双臂之臼,足尖踢向膝窝,老津头扑通跪下去。

家奴立刻捉住,绑缚。

书生弹了弹衣袖,很是嫌恶的擦擦手,忽地扯掉外袍,扬手扔掉,露出里面玄青色暗纹长袍,立刻有家奴出来,摘掉他头上书生儒冠,捧出一顶紫金冠!

刘掌柜心跳到了嗓子眼,他,他,他就是,就是——

“末将叩见武王千岁!”戎装将跪地高呼,士兵们紧接着山呼千岁!百姓们纷纷跪拜叩头。

紫金冠端正的戴好,林曦走出来,手一扬:“众位请起!今日捉拿倭寇,多有搅扰,各司属官,需尽职尽责,安民情,定民心,做好善后事宜。”

众官同百姓一起,拼命磕头,俯首听命。

林曦同鹰卫押着活捉的几个东岛人,回府衙而去。

“天啊,武王竟然是这般模样,莫不是天神下凡?”

“武王如此年轻,却老成稳重,气魄雄伟,国之大幸啊……”

官员们同百姓纷纷感叹!

自此,武王风采传遍金都!

......

金都府衙,深夜。

林曦回到房中。

蝶衣靠在软榻上等他,等到睡着,听到他进门,立刻醒来,跳起:“你回来了。”

林曦靠近暖炉,驱除身上寒气,才走到蝶衣身旁,抱抱她,说:“不要熬这么久等我,你瘦了很多。”

蝶衣微笑着走进他,伸出双臂圈住他的蜂腰,偎依在他胸膛,说:“想着你要来,等多久都有意义,我一个人待着,有什么意思呢。”

贪恋一刻他身上的味道,扬起脸来,说道:”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林曦按住她说:“让他们弄就好。”

小厮不多时摆了些宵夜和茶点。林曦拉着蝶衣一起坐下,二人一同饮用了些。

用饭完毕,林曦沐浴后,二人相拥躺着。

“什么都不要想,闭上眼睛,睡觉。”蝶衣简短的“命令”道。

“是。”林曦柔声说,“有娘子在身旁,为夫睡的安稳。”

黑夜里,林曦的眼神熠熠含情。

冷酷时,她冷血无情;柔软时,她又最是有情。

此次又快又顺利的抓到倭奴头子的隐身之处,多亏了薛芒的主动供述,只因他感念放走薛仁之恩。如此,对薛皇后也有个交代了。得此贤妻,是天助我。

相爱,是两个人的开始,相知,才能走的更长远。笔者再次强调三观合的重要性!

倭奴隐卫头子被抓,但军队势力在东南沿海还有残余。只是战线太长,不是追击的最佳时机。

至此时,林曦占领金都两月余,整饬治安,整肃军队,共接收降兵二十余万人,销毁所有烟膏,下严令,再有接触东岛人,收买制造烟膏者,杀无赦。金都社会稳定,民心安然。

尤世通及其族人被全部斩杀!此举引起轰动。再加上杀无赦的严令,百姓们始知烟膏害人,深恶贼寇!

时光已至次年二月。

林曦留下公建武守城,送别蔡公丰州军,带着蝶衣返回汝州。

一大早,石宗礼就得知蝶衣要回来,高兴的飞奔回府,跑到后院大喊大叫:“爹,娘,姐姐要回来了,姐姐要回来了!”

梅氏喜出望外,连声道:“太好了,太好了!”就地转了几个圈,喃喃道:“得弄点什么好吃的呢?”

石宗礼兴奋地说:“姐姐太厉害,听说王爷此次能迅速攻占梁都,都亏了姐姐呢!”神情间自豪无比。

梅氏自然非常高兴,她的蝶儿什么时候令人失望过,总是有惊人之举。

汝州城外的官道上,墨色沉香木大马车,无声的前行。

蝶衣掀开车帘,高兴的往外张望,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哇,迎春花都开了!”看到马车一侧,开在路边一簇簇的小黄花,她惊叹道。

林曦借她视线看去,点头道:“嗯,迎春花,好名字!”

蝶衣趴在车窗框上,咧着嘴看这看那。

林曦淡淡笑着看着她。

距马车几丈远的一个草坑里,猫着一个老乞丐,他的眼神跟随远去马车的影子,露出极其欣慰的神色。

汝州城中门大开,迎接武王归来!

蝶衣同父母家人,欢聚一堂,别提心里多幸福了。

夜晚,林曦搂着蝶衣安眠,蝶衣抬眼看看闭着眼睛的林曦,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头顶传来磁性的声音。

“你没睡?那个,其实,是有个事,热苏其格一个人在邓州,她还小,或许,或许——”蝶衣嗫嚅道。

林曦听她问起热苏其格,遂抬起她的小脸,捏一捏,说:“有话就说,干嘛吞吞吐吐?”

蝶衣说:“或许可以接她过来,一起住一段时间。”

林曦讶异片刻,顿觉心中一暖,她肯为我改变了,遂点头:“我的蝶儿心地善良,为夫是知道的。我让百里带她去府衙住。”

蝶衣嗯了一声,他的人和他的心都在我这里,我不该吝啬对热苏其格的照顾,一个女孩孤身在中原,没有亲人,挺可怜。

见蝶衣似在沉思,林曦问:“心里还有事?”

蝶衣脸红了,仿佛鼓足了勇气,才说:“那个,她,我不想你见她......”

林曦哑然,这份霸道,果然并没消退,“好,好,好,我不见她。”

蝶衣又小心说:“那个王玲儿,你还记得么?”

林曦心想,我是回答记得还是不记得?

“不记得,金都的人?”他毅然说道。

这个女孩子,他是记得的,多少有些贞烈,引起了他的注意。

“噢,是王宇的女儿,她有个好母亲,我答应她母亲,给她找个出路。”蝶衣说。

林曦垂目看着蝶衣道:“想给她什么出路?”

“嗯......我答应她母亲,去求玉妃娘娘收在门下。”蝶衣察言观色的说。

林曦看她小心谨慎的看自己脸色,想笑又憋住,说:“可以去试试。”

蝶衣犯难了:“皇上不准我入京都啊。”

林曦故意逗她,“那怎么办呢?”蝶衣脸皱成一团。

“哈哈,逗你呢,这件事,交给我吧。”林曦亲了亲她的鼻尖说。

“呼——我就知道你最厉害,哈——”蝶衣恭维道。

“哈哈哈——”

深夜里,两人的笑声传了很远。

......

热苏其格几日后到了汝州,住进府衙后院。

“后院一个鬼影都没有。”她百无聊赖地在院子走来走去。

“还是草原好!”

要是能骑马也行啊。咦,楚蝶衣都能出入军营骑马,我也行。

这一日,林曦正在府衙处理公务,属下禀告热苏其格求见。

百里奶奶站在门口皱眉。

“百里,进来一下。”林曦自屋内唤一声。

百里奶奶赶紧躬身进了屋:“主子。”垂首应道。

“嗯,去接待下热苏其格,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林曦头也没抬,只顾埋首卷宗。

“是。”百里奶奶微垂双目,眼底有了笑容。

楚小王妃的位子,妥妥的了。

百里奶奶迎出来,看热苏其格正在门房左右徘徊。

“见过公主殿下。”她躬身施礼。

“你是谁?”热苏其格凝眉看着。

“老奴是武王的奴才,王爷公务繁忙,无暇分身,嘱托老奴照顾公主,公主有何吩咐?”

热苏其格听她说是林曦专门派来侍候她的奴才,点点头,道:“我不去打扰他,就是憋屈的厉害,再这样下去,我就疯了,你带我,去军营骑马!”

百里奶奶迟疑了,“这……”

军营哪是玩乐的地方?再说她的身份,到底是敌国公主,谁知道会不会……

见百里奶奶迟疑,热苏其格皱眉道:“怎么?!林曦不同意?”

“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百里奶奶想起林曦的话。

躬身道:“非是武王不同意,是军营重地,非娱乐之所,公主若想骑马,老奴带你去原野。”

热苏其格竟没反驳她唤她公主而不是王妃,只是参详她的话,片刻后表示同意:“好!去野外也行。不过,我要楚蝶衣陪我!”

百里奶奶无奈,只好着人去请蝶衣。

也好,主母该知道怎么接待她,总比王爷直接接待的好。

小厮奔去新府邸禀告。

蝶衣正和母亲,还有弟弟石宗礼在家和面,作馅,包饺子。

石宗礼知道蝶衣回来,自军营请几天假,天天围在姐姐身边转悠。

“小石头,现在也是男子汉了,姐姐以后得靠你喽。”蝶衣抓起擀面杖,边擀面皮边说道。

石宗礼蹲在旁边,拖着脑袋,看梅氏巧手将饺子皮拈花似的,就成了一个元宝饺子。

听蝶衣说自己,再次翻了个白眼,“姐姐,我说过多少次,我是个男人了,不要再叫我小石头了!”

蝶衣忙说道:“好好好,知道,知道了。”说完瞅着石宗礼笑。

石宗礼一看,这哪是认真的表情?真是气人,老把人当小孩。

待我找个机会,展现下男人魅力。

正此时,小厮禀告:“百里奶奶说北漠公主要去骑马,请求王妃一起跟着。”

“啥?骑个马还得姐姐陪着?!姐姐可是堂堂大国王妃,岂容她呼来喝去的使唤?”石宗礼站起身,气愤说道。

蝶衣笑道:“没关系,我去吧。”

石宗礼大手一挥:“姐姐,就在家安坐,待弟弟去会会这个公主。”

不待蝶衣说什么,昂首走出去,与小厮一起驰往府衙。

“是谁大胆要我姐姐作陪?!”石宗礼一到府衙门房就喊一嗓子。

热苏其格正等得没了耐心,就见一英俊的少年男人,走入眼帘。

她不由嘴角微笑,站起来,扬声道:“是我!”

石宗礼看去,她巧笑倩兮的站在不远处,眼神烁烁的看着自己。

不由激灵灵打个寒颤,走近热苏其格,俯身问道:“你那什么眼神?!”

少年靠的很近,阳刚气息扑面而来。

热苏其格盯着石宗礼,看到他眼睛里。

他虽没有林曦的无双容颜,然而他眼里只有一个我。

热苏其格笑了。

女孩面皮白净,红唇露齿,活泼而青春,只盯着自己深深看着。

石宗礼微一怔,皱着眉头,直起腰,不满的嘟囔一句:“你要骑马?事真多,跟我来吧。”

说完,背着手,挺胸抬头,往府衙外而去。

热苏其格亦步亦趋的跟着,出奇的乖巧。

百里奶奶笑眯眯牵来马,令小厮左右相护,又嘱咐石宗礼不要离城门太远。

石宗礼在前,翻身上马,回头看,热苏其格只顾盯着自己看,嘴角带笑,就是不上马。

他拧着眉头道:“别告诉我你不会骑马。”

热苏其格摇摇头,说:“我不会上马。”

“什么?!”石宗礼翻了白眼。

无奈跳下马来,来到热苏其格面前,两腿扎个马步,双掌成拖,说道:“踩着我的手,一蹬就上去了!”

“噢,噢。”热苏其格偷笑,绣花鞋踩他大手上,轻轻一摆身,即上了马。

他的手臂真有力量。热苏其格偷偷红了脸。

“真是麻烦。”石宗礼嘟囔一句,复飞身上马,当先纵马缓缓出城。

到了城外,一眼望去不到边的原野。石宗礼很酷的来了一句:“仔细着点,别踩了农田,开始吧!”

说罢,纵马奔驰起来!

热苏其格兴致很好,紧赶着在后追逐。

初春正好,时光正早。

马儿疾驰而过,耳边风声呼啸,石宗礼也觉甚是畅快,不由张开双臂,擦着风速,嗷嗷吼叫起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