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0章石宗礼的春天2 京城生变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4306更新时间:2019-12-13 00:08:28

热苏其格咯咯笑着,扬起马鞭,不示弱的疾驰。

石宗礼瞥她一眼,见她马速太快,皱眉道:“哎,你慢点!要是摔着了,我可不负责!”

纵马驰近热苏其格,不敢再骑的太快。

热苏其格咯咯大笑,忽然,马蹄踢到地上新发的枝丫,扑身跪倒。

热苏其格惊呼一声,急用手拽紧缰绳。

石宗礼牙一咬,双唇紧抿,迅速从她身旁掠过,一抄手,把她捞起来,放到自己身前,共乘一骑。

热苏其格惊魂未定,只觉身下一轻,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提了起来,紧接着,身子便挨打一具结实的胸膛。

回头看去,石宗礼冷着脸双臂笼着她,热苏其格心底涌出异样的感觉,看着他说道:“你是真正的勇士!”

石宗礼也不答话,只放缓马速,执辔前行。

热苏其格一直扭着头,盯着他线条分明的下巴,嘴角溢出笑意,忽然伸长脖子,照着石宗礼的双唇,印上一吻。

石宗礼冷不防唇上一暖,一个愣怔,低头向热苏其格看去。

热苏其格结结实实的吻上了他。

石宗礼彻底僵住,他猛皱起眉头,错开唇瓣,盯着热苏其格。

一向跋扈嚣张的女孩,竟然脸上染了红晕,像个中原女子一样,娇羞地说道:“我心悦你,你是我的勇士。”

女孩害羞了,石宗礼发不起火来,笼着热苏其格,慢慢徜徉在初春的原野。

风中送来腊梅的香气,甜腻醉人。

热苏其格软软的窝在他怀中,真真是小鸟依人。

石宗礼嘴角慢慢勾起,双臂拢的紧了些,少年的心啊,第一次有了春的荡漾。

蝶衣和母亲在府内包好了饺子,想等着石宗礼回来吃,可左等右等,都不见人。

派出去小厮查探,小厮只回禀说,公主骑的很尽兴,不愿回来。

蝶衣一挑眉,尽兴?尽兴便好。

就是不知石宗礼是不是尽兴。

但,大抵,他们年轻人在一起,比较不无聊吧。

蝶衣老神在在,倒忘记自己的躯体也是个年轻的女孩了。

林曦每日在府衙处理公务,京城里鲜有消息传来。

有官员猜测了,莫非武汝王打下金都后,皇上只顾着接收地盘,倒忘记了当初的功臣了?

武王雄才大略,岂能陷于武汝王的封地呢?

蝶衣也一直焦急,为何皇上林元昭还不宣召林曦进京。皇子远在江湖,离朝堂便远了。

她真心希望,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都有林曦的位置,也必须是他的位置。

正当封地各方官员都在盼着京都来消息时,真的在不久,京城便传来了消息。

这一天,林曦照常在府衙内处理公务,小厮紧急通报,获准后入内,递给林曦一个密函,打开密函看后,林曦眉头紧蹙,大掌收起,紧紧攥着,下颌紧咬,额间青筋暴起!

他看了看厅内众官,不动声色的说:“众卿继续处理公事,不得有丝毫懈怠,若被本王发现有贪墨鱼肉百姓者,定斩不饶!”

众官纷纷领命,有的人纳闷,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像是生气了?还是好好干活吧。

林曦站起来,威严的环视一周,缓步走了出去。

出了府衙,唤来狮子马,疾驰回府,找到蝶衣,急言道:“京都有变,父皇性命堪忧,我们须速去!”

蝶衣愕然,但行动不停,迅速的收拾了两件衣服,扎在背上,同父母告别,就跟着林曦出来,二人同乘马车,出了汝州后,各自弃车,骑马,并辔疾行。

十天前,京都。

御书房,夜深了,皇上林元昭还在批奏折。

太监凑到御书桌前,低声禀道:“皇上,皇后来了。”

“噢”,林元昭不以为意的说:“让她进来吧。”

皇后薛氏亲手端着一盅养神汤走进来。

“臣妾叩见皇上。”她柔声说道。

林元昭揉揉额头,说:“皇后起来吧,这么晚了为何还不睡?”

皇后娇嗔道:“皇上,您不也没睡,龙体要紧,熬夜伤身啊。臣妾询了太医,讨得一养生的法子,用人参熬了养神汤,您用些吧。”

林元昭放下手中朱笔,接过玉盅,说:“皇后费神了,朕喝。”揭开盖子,一饮而尽。

夜已深沉,偶有几颗星星露头,看了看人世间,遂又倏地钻入厚厚的云层藏了起来。

次日,天还未亮,该上朝了,瑞公公照常来到龙榻前,轻声唤道:“皇上,该起了。”等了片刻没动静,再次轻声唤:“皇上,该起了。”

如此呼唤三四次,均无声息。瑞公公脸色变了,慢慢掀开床幔,见皇上一脸平静的躺着,似乎睡的很沉。

“皇上,皇上!”他提高了声音。

依旧无声息!

“小二子,速传太医!注意,保密,知道么,要是让第三人知道了,小心你的脑袋!”瑞公公狠狠地叮嘱。

被唤作小二子的小太监,忙不迭的躬身答应着,快步出了寝宫。

皇上这是怎么了,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瑞公公额头冒汗,浑身冰冷。

一刻钟,两刻钟,瑞公公艰难的等着,太医怎么还没来!

忽听殿外响起一阵脚步声,瑞公公翘首注目!

是太子!不好了,不好了,瑞公公脸色一刹那惨白如纸!

只见太子林皓带着一队全副武装的亲卫,大大咧咧走进来,厉声喊道:“把殿内的人都给本君抓起来!”

两个士兵一左一右押住瑞公公,用绳子绑起来。

“太子殿下,这是,这是何为啊?”瑞公公颤声问道。

“哼,本宫前来救驾,都是你们这帮腌臜奴才,想害父皇!来人啊,即刻押出去砍了!”林皓阴鸷的目光扫向殿内众仆。

瑞公公绝望的闭上眼睛。

隐在暗处的龙卫,不知该如何自处,他们只听命于皇上,如今皇上不明所以的昏睡不起,太子明显要逼宫篡位,如此大事,如何决断?

暗卫们交头接耳一阵,决定先报于源士发,让他拿主意吧。

谁知,龙卫刚要动身,立刻围上来几个黑衣人,逼不得已只好现身,缠斗起来。

太子冷哼,这次请了绝顶高手,龙卫也不是对手,不臣服的,立刻斩杀!

太子林皓“近水楼台”,“挟天子令诸侯”。

以左丞相为首的大臣,发檄文应援太子,获得“支持”后,遂大胆矫诏,定于十五日后的“吉日”,“禅位”于太子。

消息传到林曦那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日,林元昭情势如何,没人知道。若太子恶念起,便会伤了他性命,林曦不得不加快速度。

若是凭狮子马的脚力,是可以赶在太子登基前赶到的。

蝶衣从未见过林曦如此沉闷,一路上默然不语,他是担心自己的父亲吧。为了照顾蝶衣,他刻意放慢赶路的速度。

蝶衣能感觉出来。当此重要关口,咱不能掉链子,想站在王者的身边,就要能赶上他的步伐!

“林曦,不要顾及我,全力赶路吧。”蝶衣发狠道。她精力一集中,身子越发轻盈,竟用不到马力了。

林曦与她共乘一骑,二人如同一人,狮子马撂开四蹄狂奔!

“林曦,若太子成了下一任皇帝,我第一个不愿意!”蝶衣迎着风,喊道。

路边田地劳作的农人,忽觉耳面有疾风刮过,听得风中传来:太子,皇帝,什么的,停下锄头,抬目去看,却又没有人影,复弯腰继续锄地。

林曦是厚积薄发的王者,不大呼也不小叫,一心向前。

终于在四日后,抵达京都。

“蝶儿,你候在宫墙外,我去见太子时,你去找母妃,我让鹰卫配合你。”林曦说。

蝶衣点头:“你要小心!”

是夜。

右丞相郭文仕被勒令停职,软禁在家。

书房里,蜡烛已燃烧了一半,烛泪滴成行。

他执笔习字,笔尖停留在纸上,“忍”字只写了一个“刀”。

忽而烛火熄灭,他愕然抬头,房内已多了一个黑影,该来的还是来了,今日命丧于此,虽心有不甘,但武王和那丫头不会令天下失望的,他闭上了眼睛,等待最后一刻来临。

黑影亮出手中长剑,寒光一闪,朝郭文仕喉间划来!

却不料身子突然猛的后挫,整个人被拽着扔在了地上!长剑脱手,叮啷掉在地上。

立刻有两个黑衣人把他拽起来,绑缚拖走了。

“王爷,王爷,是您回来了么?”郭文仕在黑暗中,颤声问道。

有人点亮蜡烛,房内顿时亮起来。

玄青长袍,长身玉立,星目含威,王者气息勃发,不是林曦是谁?!

“王爷!”郭文仕抖着手要下拜。

“免礼。”林曦隔空托起他。

“右丞相,本王天亮后要进宫,你安排一下。”林曦说。

“是,老臣领命。王爷请坐,听老臣细说周详。”郭文仕恭敬答道。

……

……

天刚蒙蒙亮,京都宽阔的街道走来一支队伍,簇拥着一辆墨色马车,马车上醒目的“武”字黄金徽牌,向百姓们宣告这是武王的车驾。

车队徐徐抵达宫门,有牵引官喊道:“武王拜见皇上,请开宫门!”

宫墙上士兵目光全被吸引而来。蝶衣同鹰卫迅速地翻进宫内,朝后宫掠去。

宫门,牵引官仍在喊门,后来队伍一齐喊起来:“武王拜见皇上,请开宫门!”

宫门外聚集许多官员,有人低声议论,武王回朝,为何避而不见?尽管太子多加遮掩,但人们都不傻,知道皇宫内肯定出事了。

过了很久,一太监匆忙跑出来,喊道:“宣,武王进殿,去戎装,便身入!闲杂人等在此等候。”意思是,啥武器都不要带,自己一个人进去。

林曦从马车内出来,众人观之,月灰长袍,无忧履,当真是俊逸无双好儿郎。

众人纷纷对林曦施礼,有些人跪倒在地叩头下拜。

宫门轰隆隆打开,林曦进去,又在他身后轰隆隆关上。

宫墙内守卫众多,林曦面无所惧,步步朝乾元殿走去。

“武王到!”太监在乾元殿门前吆喝一嗓子。

林曦抬腿迈进了大殿。

高高筑台之上,宝座正中,端坐着身穿明黄外袍的太子林皓,身旁坐着薛皇后。

“哐啷”大殿门突然在身后关上了。殿内侍卫警惕的盯着林曦。

林曦站立不动,环视一周,嘴角轻轻一笑!

又是那个笑容,他以为他是谁?!

“三弟,莫要再笑了,最后还是我赢,本宫是太子,承袭帝位理所应当,你再怎么闹,都是不占理的。”林皓发怒道。

林曦冷然:“那就来试试!”

哟嗬,不怕我?!好!

“都给我上,抓住武王者,赏金百两!”林皓一声令下!

数百名高手围住了林曦!

……

紧闭的宫门外,右丞相郭文仕带着林曦部将刘延招,石东瑞,韩进,李同等,同邝元修带的禁军对峙!

“邝将军,你不是个糊涂的呀,皇上被挟持了,别跟老夫说你不知道!是不是太子承诺了你什么?!”郭文仕质问道。

“老丞相,你是老糊涂了吧,禁军自古以来都以保护皇家为职责,皇上是皇家,太子也是皇家,本将并未收到皇上被劫持的消息,只是你们这群人听到皇上要禅位太子,为何聚众闹事?意欲何为?!”邝元修不让步。

郭文仕快石化了,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邝元修就是个榆木脑袋。

“老邝啊,听我一言,皇上危险呐,你想想,皇上要禅位给太子,是皆大欢喜的事,为何十五日不早朝,不见众臣?连你都没见吧。你拿脑子想想啊。”

邝元修梗着脖子道:“你让我怎么办?!万一太子真的登基了,而皇上没有反对,我还是得服从新君啊!”

郭文仕怒了:“此登基非彼登基,这是祸国乱政!”

林曦手下的将领不干了,两个老头在这吵吵,也不分个时候!

正当他们摩拳擦掌,要同禁军干架时,宫墙上扑簌簌掉下个人来,众人一惊!

“是武王!”有人喊道!

郭文仕跌跌撞撞的跑到近前,眼窝犯酸,老眼一花,差点哭出来!

那个清风霁月的儿郎呢?!地上一身血污的是谁?!

“王爷!”刘延招等人扑了上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