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2章 蝶儿,到朕身边来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4317更新时间:2019-12-13 00:08:30

郭文仕双手接过圣旨,揣在怀中,出了宫门,对车夫说,“去武王府。”

武王府,蝶衣陪着林曦在花园里走走,二人说着樱花树的事,忽听人通报右丞相到了。

二人一起来到政务厅。

“老臣叩见武王!”郭文仕扑身跪拜。

“免礼,请起。”林曦说。

郭文仕爬起来,掏出明黄卷轴,双手捧给林曦。

打开圣旨,蝶衣看去,繁体的字辨认不清,却见林曦眉头渐渐皱在一起。

郭文仕心里一沉,难道不是让武王即位?

“你看看吧。”林曦手一伸,递给郭文仕。

他急忙打开看去,看到“武王继皇帝位,吉日登基,”立刻眉开眼笑,待看到后面:“楚蝶衣,身卑行贱,女子为政,惑乱朝堂,于社稷有危,着令一生不得即皇后位,子女不得为储君……”

原来这是武王皱眉的原因。

他慢慢合上圣旨,默立片刻后,扑通跪在地上,不停叩头,口中说道:“恳祈武王尊圣旨,早登大位!”

林曦厉声道:“你也赞同圣旨之言?!”

怎么生气了?圣旨上说了什么?蝶衣心道。

郭文仕停下磕头,仍跪在地上,垂着脑袋:“蝶衣姑娘亘古奇才,青出于蓝胜于蓝,女子属阴,若阴盛时,则阳衰,皇上顾忌的正是这点啊。不做皇后,子女不立为储君,蝶衣姑娘仍然可与王爷琴瑟齐鸣,鹣鲽相爱呐。”

意思是,不耽误你俩在一起,但前提是蝶衣不得参与到朝堂中来。

噢,原来圣旨里写了对我的处置,不让我为后,我的孩儿也不得继任下一任皇帝。蝶衣恍然。

“郭文仕,蝶衣一直伴我身侧,时时相助于我,何来阴盛阳衰一说?!这些揣测,不过是软弱的人给自己的借口!本王择日登基,定要立蝶衣为后!哼!”林曦怒道。

“王爷!”郭文仕再拜!

“不必说了,准备大典事宜,不得有误。你可以走了。”林曦冷声说道。

郭文仕无奈叩头,爬起来就要走。

“右丞相,我跟着王爷不是为了做什么皇后,我的孩儿不必一定是下一任储君,你们放心好了。”蝶衣出言说道。

郭文仕面露尴尬,唯唯应声,给蝶衣行了礼后,就走了。

林曦默然坐下,父皇为何就容不下蝶衣呢?有必要进宫去聊聊。

“夫君,不必为此费神,我不是皇后,但只要你认我是你的妻子,伴我身边,别无所求。”蝶衣握住林曦的手说。

林曦大掌抚着她的长发,说:“当不当皇后,倒在其次,因为你完全可以为王,”

听到这话,蝶衣拼命摇头,但林曦继续说:“但让我们的孩子不能继位就太过份了!”

“夫君,可千万别再提我为王的事,会给你带来很多阻力,有了你,我就有了天下,我已经是王了!”蝶衣坚定地说:“至于孩子们,若是他们中有人同你一样优秀,可堪大任,便是抗旨,我也会全力扶助他继任皇帝!”

“好!”林曦伸出臂膀,将蝶衣拥入怀中。

透过林曦的肩膀,蝶衣眼神有一刹那的暗影,他终于要做皇帝了,会有许多妃子,许多孩子,林元昭就是笃定如此,才会限制我的孩子吧。她五指聚拢,使劲地攥紧拳头。

十日后,便是林曦登基的日子。

蝶衣已被接到宫里,住在翻修一新的宫殿,殿门高悬“坤和宫”的牌匾。

宫内丫鬟太监穿梭不停,布置家具,擦洗宫门。

玉妃娘娘也很忙,后宫无统领之人,她只好担起责来,没空见蝶衣。

清闲的只有蝶衣一人。迈步廊下,沐浴在阳光里,望着南部的天空,心想,要是父亲母亲家人都在就好了。

已连续几日见不到林曦了,以后做了皇帝会更加繁忙,像这样见不到面的日子,会越来越多吧。

忽而,一队宫女太监鱼贯而入,瑞公公为首,笑容满面的叩拜蝶衣:“娘娘,奉新皇之命,赐娘娘赤衣金冠,三日后登基大典,行封赏之礼。”

蝶衣有些讶异,她是不懂得礼仪流程的,原来自己也要出面么?

是夜,蝶衣和衣躺下,闭上眼睛假寐,宫殿这么大,真是寂寞孤独冷,难怪皇上要补充那么多妃子入宫。

想到这个,有点不开心,翻个身,努力让自己入睡。

床帷外,忽而影影憧憧,气流波动,有人来了,蝶衣睁开眼睛。

床帷被掀开,蝶衣拥被跳起,一脸防备。

一声磁性的低笑,林曦的脸露出来:“怎么,才几日不见,不认识为夫了?”

“夫君!”蝶衣欢喜的喊道。

林曦微笑着伸出手:“来——”

蝶衣握住他的手,觉得一股力道牵引,身子已扑向林曦。

“三日后,就是我们的洞房之夜,你准备好了吗?”林曦长长的睫毛垂下,眼里的温柔,只为蝶衣一人。

一个男人,有这么俊的眼睛,真是气死女人。蝶衣心底叹道。

见蝶衣呆呆盯着自己却不回话,林曦问道:“怎么了,不想洞房?为夫等了你这么多年,你及笈了,也该……”

“噢,不,不是,那个,没事。”蝶衣语无伦次。

林曦轻笑:“那是害怕喽,你怕为夫么?”

“没,没有,今日不忙么?怎么有空回来?”蝶衣脱口道。

林曦突然意识到,好几日不见她了,“事务繁多,这几日忽略了你,日后,一切顺遂后,我常回来。”

“嗯。”蝶衣点头。

“夜深了,我们睡吧。”林曦嘴角微勾,脱了靴履,翻身上榻,顺带蝶衣一起倒下。

“好。”蝶衣向他怀里钻了钻,闭上了眼睛。

静默片刻,林曦说道:“你的父母三日后也到了,还有,热苏其格也会来……”

蝶衣抬起头来看着他,说:“谢谢你这么周到。”

听到父母要来,她的眼神里没有欣喜,却有淡淡的忧伤。

林曦复将蝶衣拥入怀,心中重重的叹口气,他还没提御书房里大臣们拟订的秀女的折子。

他的蝶衣啊,什么都好,就是要独霸他一人。

圣典的日子到了。

天未亮,一夜未眠的蝶衣就被叫起来梳妆。

房间内木衣架上撑着一件大红色华服,周边以黑底金丝压线,周身绣着九凤牡丹图,庄重典雅,又因大红色很亮眼,除了庄重外,还有霸气兼具。

即便是薛皇后也没穿过这样的大红吉袍。

奴婢们一件件帮蝶衣穿好,戴上九凤珠冠。

据说凤的多少是视品级而定的,自己不能做皇后,可是九个凤难道不是最高品级么?林曦究竟要怎么定自己的位份呢。

殿外,隆隆的号角声齐鸣,礼炮一声漫过一声的传来。大典开始了。

蝶衣穿戴好后,去拜见玉妃娘娘,不对,以后要称太后了。

依香殿,蝶衣恭敬的给太后行礼。

“起来吧。我儿最终还是选择了你。”新晋太后说道。

“您是欢喜呢,还是忧愁呢?”蝶衣问。

“欢喜多过忧愁!你好好辅佐我儿,永固江山。”太后说。

听她之言,已进入太后的角色了,蝶衣心想。

一个时辰后,皇帝祭礼已毕,该回宫大赏了。

太监们抬来轿子,抬着蝶衣往正阳门,行大典之处而来。

偷偷掀开轿帘,宫内已刷红漆琉,装点一新,宫人们喜形于色。

“娘娘,请下轿辇。”瑞公公在外躬身说道。

蝶衣掀开轿帘,嚯,这么多人,怕是有上千人。她钻出轿子看去,林曦身穿龙袍,站在九九云龙台阶之上,俯视着她,俯视着他的臣民,俯视着这个世界。

“娘娘,请随奴才登台。”瑞公公躬身道。

蝶衣举步往台阶走去,八十一级台阶,她一步一步稳稳地走着。

待离林曦几步远的地方停下,弯身跪下,俯首叩拜,朗声道:“楚蝶衣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底下人群中,梅氏甫一听到蝶衣的声音,泪水便奔涌而出,她的身边站着楚从贵,春花夏木等人,也都神情激动,全身颤抖,久久不能自已。

林曦向前几步,扶起蝶衣,说:“蝶儿辛苦了,到朕身边来。”

朕,听到了,他说的是朕!

他是皇帝了,他是皇帝了,他是天下之主了!蝶衣眼底一花,泪水盈满眼眶。

宣旨太监朗声读道:“楚蝶衣,亘古奇才,以女子身,忧天下事,知民疾苦,安民之怀,功在社稷,当母仪天下,赐贵后,号坤,领后宫之主,钦此!”

贵后?众人心里说,先皇上反对楚蝶衣为皇后,皇上就给她立了个新名头,贵后,还统领后宫,可见,楚蝶衣的地位无人能比。

蝶衣眨了眨眼,没有立即谢恩,贵后?她看向林曦,林曦正含笑望着她。

要谢恩的,蝶衣要跪下,被林曦拖住,“不用跪了。”

司仪大臣很有眼力劲,“吉时到,请皇上登基!”

浑厚的号角声又响了起来。林曦转身向大殿走去,那里,高台之上,黄金宝座正等着他!天下千千万万的人也在等着他!

他只是一个人,他还那么年轻,蝶衣眼底噙满泪水:我须助他,陪伴他,爱他,竭尽所能!

蝶衣同众大臣一起,走进殿内,规矩的俯身叩拜,泪水一滴滴滑落,是激动,也是心疼。

普通人只看到一人在上,万万人在下屈膝叩拜,看不到宝座之后的辛劳忧心,一个人,重量都在他肩上啊。

右丞相猛然瞥见身边一起叩拜的竟然是刚封为坤后的楚蝶衣,但见她大颗的泪珠滑落,眼底却柔情满溢,心里一惊,这个女孩子,难道看到了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

远在千里之外的楚家村,王石的原配,楚蝶衣小时候称呼王婶的妇人,一大早被人叫出来,楚家村新任的村长递给她一个沉甸甸的包裹,还给她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王婶诧异的打开包裹,惊的一个倒退,险些扔掉,只见里面金灿灿,亮闪闪的一包裹金银,足够自己和孩子们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包裹里露出一封信,打开一看,是一朵梅花,她鼻子一酸,热辣辣的眼泪夺眶而出!

放下包裹,她含泪朝京都方向噗通跪下,磕了几个头。

望着悠远的天边,她无声的笑了,好姐妹一家终于出人头地,再没人敢欺负了,真好!

......

京都,皇宫。

夜幕降临,诸事缠身的新皇帝,特意撂下公务,驾临坤和宫。

随着一声“皇上驾到!”蝶衣一个激灵,忙跑到门口,猛然看见身着龙袍的林曦走了进来。她愣怔片刻,忙跪下道:“臣,臣妾恭迎皇上!”

是这么说的吧。蝶衣心想。

突然身子一轻,蝶衣被提了起来。林曦弯腰一个公主抱,抱起了蝶衣。

“皇上。”蝶衣含羞唤道。

林曦嘴角勾起,好听的声音响起:“这么乖?”

说着往床榻走去。太监们亦步亦趋的跟着。

蝶衣脸埋在他肩窝,不好意思抬头。

床榻上锦被团簇,林曦手一松,蝶衣滚落在榻。

太监们麻利的脱下林曦的龙袍。

蝶衣突觉口干舌燥,心提到嗓子眼,她看到了林曦眼里不一样的火光!

“你还是怕我。”林曦勾着嘴角说道。

“没,没有。”蝶衣嘴硬。

林曦欺身覆上她,柔声问:“父母安置好了?”

蝶衣没料到他这个时候问自己父母,遂点头道:“安置好了。”

林曦又说:“热苏其格没来,她不会来了。”

蝶衣讶异,想问为什么,却不防唇上一暖,林曦已吻住了她。

二人修成正果,才换得同床共枕一眠,这么多年的四处奔波,多少次危机四伏,多少次暗箭难防,才换来此刻的名正言顺!

女人还是该有名分,而且一定要自己挣前程,有一份职业,可以自力更生!你的留下,只是因为爱,而没有其他。你若离开,必定不惧红尘,勇敢向前!

外间守着的众奴婢,无不脸红心跳地听着帐内的动静,有些人脸红的跟茄子似的,快晕过去了。

“全部退下!”忽然帐内一声令下!

解脱了,解脱了,奴婢们匆忙退了出去。

次日,天蒙蒙亮,林曦低头看看怀中沉睡的满脸红润的小女人,满目宠溺之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