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3章梁宫用计2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4431更新时间:2019-12-13 00:08:22

蝶衣瞪大眼睛表示感兴趣:“皇上,您把她们给我,我帮您驯化她们,保管下次再见,一个个都成了小辣椒!”

“哈哈——”梁帝笑道:“爱妃实在有趣,好!就依你!来呀,把那几个烦人的,都带过来!”

他又十分感兴趣的问道:“爱妃,给朕说说,你是怎么到军营里的?你女扮男装,那些人都没发现?并骑王的儿子又是怎么挑上你的?”

蝶衣故意摆了个姿态,说道:“此事可说来话长了,我给编一书儿,说给你听——”,蝶衣装作说书先生,摆起谱,撩开架势,说了起来。

梁帝不时捧腹大笑。

一位太监走进来,跪禀:“启禀皇上,禁军统领王宇求见!”

蝶衣不说了,有些生气被打断。

梁帝斥道:“该死的奴才,朕没空!”

蝶衣露出满意的笑容来,感激的望了梁帝一眼。

梁帝心头痒痒,如此市井味十足,胆大包天的女子,他实在没有见过,先前还存了一丝利用,现在他是真心想留下蝶衣了!

王宇王石跪在寝宫外,太监出来禀告:“二位将军请回吧,皇上此刻没空。”

王宇急道:“没空?公公,请通融一下,我有要事禀告,必须见到皇上。”

太监无奈:“奴才不敢再去了。皇上正陪着将妃听书呢。”

将妃?莫非是楚蝶衣?!他冷脸瞪了王石一眼,还说什么她心地醇厚,出身清白,都是屁话!

“公公,请问我女儿王玲儿在哪里?”王宇从地上爬起来问道。

太监指指寝宫内殿说道:“在里面。”

王宇急死了,他抓住太监的手,恳求道:“算我求你了,再通报一次,我一定报答你的大恩!”王石也在旁边附和恳求。

太监没奈何:“好吧,咱家再去一趟,不过你们不要急,等书说完了,我再提。”

王宇王石连声称谢。

“皇上,禁军统领现在求见会有什么事?莫非不放心女儿?在皇上这里,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蝶衣说道。

梁帝淫秽的眼神瞅了瞅王玲儿,面露满意,他向太监招招手,吩咐道:“去,让王宇回去吧,朕明日召见他。”

太监躬身退了出去。

王宇一见太监出来,急忙走上前问道:“如何?皇上要召见我们了么?”

太监摇摇头,撂下一句话:“皇上口谕,将军请回吧,明日再召见。”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明日?!这可如何是好?!王宇着慌了。

“大哥,不如去找太子?让他想办法。”王石说道。

“也好,也好,我们快去!”王宇说着拔腿就走。

殿内。

梁帝看看天色,吩咐太监道:“传膳吧。”

忽然,殿内响起一阵脚步声,几名被关着的女孩,被带进来。

蝶衣展目望去,她们一个个如雏鸟落巢,惊慌不已,甫一见到梁帝,就开始发抖。

梁帝阴森森的看看她们,说道:“将妃,她们交给你了,给朕好好训训!”

“是,皇上,您就瞧好吧。”蝶衣说道。

此时,御膳纷纷端了进来。

蝶衣说道:“皇上,你先用膳,我带她们去偏殿验验身!”

梁帝感兴趣的问道:“噢?爱妃准备怎么验?”

蝶衣神秘一笑:“皇上,先不告诉你,等会你就知道了。”

她朝王玲儿招手道:“你,带她们跟我来!”

王玲儿极不情愿的跟着蝶衣,走进一墙之隔的偏殿。

门口守着俩太监,蝶衣冷声说道:“都下去!”

太监们离开后,屋内就剩蝶衣同众女孩了。

蝶衣默默盯着众人看了半晌,说道:“皇帝用膳后就会召你们侍寝,给皇帝侍寝究竟如何,几位应该很清楚。”她指了指先前被关押的几人说道。

听到此话,有人不可遏制的发起抖来,面如死灰,恐惧之极!

八位武将之女,面露惶恐,惴惴不安。王玲儿忽道:“我是太子之妃,皇上焉能召我侍寝?”

蝶衣一笑,说道:“皇帝大,还是太子大?普天之下,听谁的?莫说你是太子未过门的人,就算是过了门,只要他想要,谁也逃不了。”

王玲儿有了丝害怕,连声道:“不会的,不会的,我父亲是禁军统领,是皇上倚仗的人,他不会不顾及父亲的。”

蝶衣冷笑一声:“禁军统领随时可以换掉的。”

王玲儿有些慌了,她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经历过特别大的险事,心理的承受力并不强。

蝶衣柔声说道:“众位妹妹,你们要想活着完好无缺的走出皇宫,须得听我命令。”

众女孩此前已见到梁帝对蝶衣的态度,认为蝶衣是受宠的妃子,听蝶衣此言,纷纷升起希望,热切的看着蝶衣。

“等会我会鞭打你们,你们要使劲的叫唤,叫的越惨越好!知道么?”蝶衣说道。

王玲儿眼神闪烁着,虽不明白,但见蝶衣神情庄重,遂点了点头。其他女孩也都苦着脸,点点头。什么嘛,还得鞭打我们,她的法子靠谱么?!

“你们在这里侯着,别出声,我出去看看。”蝶衣说完,推开侧殿门走出来,来到正殿。

梁帝已吃完了,见蝶衣走进来,笑道:“爱妃验完身了么?她们可都还行?”

蝶衣笑眯眯说道:“还不错,皇上,你吃完了,就先睡会吧。”

说完,她抬手运气,隔空点向梁帝,只见端坐着的梁帝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皮却缓缓闭上了,保持着坐着的姿势。

蝶衣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若不是,事非得以,真是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他!

“皇上睡了,你们还不过来扶皇上去榻上休息?!”蝶衣对殿内伺候皇帝吃饭的两名太监说道。

太监心中疑惑,但见皇帝也没大碍,真的只是睡着了,就上来架着皇帝放在龙榻上。

两太监刚要走,被蝶衣点住,纷纷倒地昏迷。

“鹰卫,出来。”蝶衣轻声唤道。

两名鹰卫轻飘飘落地。

“快换上太监衣服,到门口守着喔。”蝶衣说道。

鹰卫心里是拒绝的,但也是无奈的。换好衣服,二人收起锐气和刀剑,低眉顺眼的站在门外。

蝶衣笃定皇帝腐败,真心对他的人肯定没有,所以她不怕被识破,就算出了两个生面孔,也可以赌一赌。

王宇去搬救兵,该回来了吧。

蝶衣对门口守着的俩“太监”说:“皇上要同女孩们玩乐,任何人不见。”

说完,她就走进了偏殿。女孩们睁着黑眼珠,挤在一起,惶惑的看着蝶衣。

蝶衣冲她们微微一笑,背起手,默然静立。

主殿外响起脚步声,蝶衣微微推开侧殿门,望过去,见王宇王石左右簇拥着一个黄袍少年,正要同“太监”问话。

蝶衣迅速退回侧殿,压低声音对众女孩说道:“快,我要鞭打你们了,有多惨就叫多惨!”

她一把扯掉帷布,撕成一个细条,运起内力,啪的一声,响亮亮的甩下去,女孩们“凄惨”的叫喊声尖利的响彻夜空!

蝶衣一边甩鞭,一边凝神听着外面。

“公公,太子爷来了,快请进去通报!”王宇声音里含了焦急。

“这是什么声音?!父皇呢?”太子质问。

“皇上正同众女玩乐,任何人不见!”鹰卫冷声说道。

“你们几个大胆的奴才,竟敢这么跟本太子说话!”太子发怒了。

“奴才只听命于皇上一人!皇上知王将军会来闹事,早命奴才在门口守着,王玲儿已得皇上欢心,奴才该给将军道喜!奴才劝太子不要掺合这事,天下是皇上的天下,女人自然也都是皇上的,您还是请回吧,小心惹怒了皇上,太子位不保。”鹰卫阴阳怪气的说道。

啧啧,这鹰卫真是干一行爱一行,这演的也太像了,蝶衣心里话。

她加劲的甩响鞭子,女孩们是真的被鞭声吓到了,吓得大声哭喊起来!

太子气哼哼的甩袖走了,边走边想,王宇的女儿不能要了,这王宇还是想办法换掉他,另觅亲信。

听着屋里的哭喊声,王宇踉跄几步,脑袋嗡嗡响,王石面露凄苦,扶住王宇,说道:“将军,如今可怎么办?!”

王宇颓然跪地,仰天长呼道:“皇上啊,求您手下留情啊——”王石也跟着跪在地上。

然而,回答他们的,只有暗夜冷风呼啸的声音。

鹰卫适时的过去,“安慰”道:“二位将军快回去吧,你们在这闹,万一惹怒皇上,你们的命还有屋里所有女孩的命就都没了!”

王石哭丧着脸说:“大哥,我们回去吧。明日上朝再作理会”。

“玲儿啊......呜呜”,王宇竟哭嚎起来。

人就是这样,当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知道厉害。

蝶衣这一刀,狠狠的扎在他身上,就堵他对梁帝的忠心,不那么厚实!

一旦有一丝丝缝隙,大周的成功就多一点机会。

王石拉着沉痛不已的王宇,从地上挣起来,踉跄着走了。

他们走了,蝶衣挥手制止众女孩:“好了,不用叫喊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们?”王玲儿到底有几分大家气魄,出言问道。

蝶衣嘴角噙着微笑,稳稳立在她们面前,说:“我是来救你们的人,不仅是你们,还有众多被梁朝摧残的百姓!”

“你!你!”王玲儿手指发颤的指着蝶衣,惊慌不已。

她这什么意思?要与梁朝为敌?能与梁朝为敌的,只有大周!她是大周的人!

王玲儿倒是聪明。

“怎么!”蝶衣冷冷说道:“你王玲儿想尝尝被梁帝宠爱的滋味?!”

王玲儿颤抖的手缓缓放下,望着对面与自己年纪相仿,却气势如虹的女孩,心想:她连皇帝都能控制,也许,梁朝真的到头了,像今日这般的惊吓也该到头了。

“宫里还有个盖贵妃”蝶衣提到她的名字,几位女孩又开始发抖。

蝶衣继续说:“必须得收拾掉。你们几个,一切要听我的,从今日起,只跟在我身旁,谁的命令都不要听!”

众女孩点点头。

蝶衣给她们寻了点吃的,安排她们睡在偏殿。

她来到屋外,对鹰卫说道:“速传信给张先生,继续向王宇施加压力,争取策反他的部下,有多少算多少!”

鹰卫领命!

蝶衣站在梁帝的寝宫外,望着漆黑的夜,期待着撕破黑夜的光明英雄,赶快到来!

……

……

邓州。

热苏其格连同北漠使者,终于安全到达邓州府衙,林曦新选拔的邓州太守接待了他们。

北漠使者向鹰卫道谢后就要回北漠复命。他亲眼见证了武王的人为保护公主和他,昼夜不敢松懈,力战贼寇,血染衣袍的场景。

决心保住大周和北漠的同盟,不受梁的挑唆。

热苏其格则留在邓州。她有些感动于林曦的保护,又有些哀怨,他又不在身边,为何老是见不到他呢?以前有楚蝶衣,见不到,现在楚蝶衣不在了,还是见不到他!

林曦决意进击梁朝,哪有空儿女情长!

想到蝶衣在梁宫里,与那阴邪的梁帝共同呼吸一片空气,他就很不爽!

他秘密集结队伍,昼伏夜出,向江南运动。

水路,由孙丰带兵,自西南偏远地带,大江上游插入,一路顺流而下,逼近大江北岸的金都。

林曦将骑步兵分成两路,一路秘密从偏远地带绕过梁朝守军,往金都靠近,一路由他带领,准备渡河正面牵制梁敌。

有人说了,二十万大军是不是少点?古代人口少,又是冷兵器时代,拼的是狠,虽然少点,但梁朝已是苟延残喘,只要占领金都,下面的州县改旗易帜就容易多了。

要占领金都,必须搬掉王宇这块大石。

蝶衣在梁宫里的努力,就是要“挑拨离间”,给自己的大军争取机会。

她只身犯险,孤军深入,纵使武功卓绝,也难免双拳难敌四手,林曦命大部分鹰卫都到蝶衣身边,保护策应她。

要说林曦秘密调兵,林元昭会不知道?

他是知道的,也默许了,因为就算不同意,也没办法改变事实,这个儿子确实能耐了,比太子,比其他皇子都能耐的多了。

不过,楚蝶衣现在成了梁帝的妃子,这小子总不能还要她吧。

大梁。

皇帝今日不上朝!

“太监”在门口接待了前来请旨开朝的大太监。

“皇上昨夜玩到很晚,累了,今日罢朝!”“太监”说道。

大太监狐疑的看看两个陌生脸孔,呵斥道:“闪开,咱家要进去看看!”

鹰卫扮演的太监顺从的让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