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4章 奇葩皇帝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4380更新时间:2019-12-13 00:08:23

大太监急忙躬身进殿,帘幕垂着,熏香淫靡,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床帷合着,里面隐约可见梁帝正搂着一个女人。

他轻声唤道:“皇上,皇上?”

梁帝发出轻微的鼾声。

大太监状着胆子掀开床帷一条缝,瞥见梁帝和盖贵妃正躺在一起。他唬的后退几步,急急离开。

王宇不久就知道了梁帝不朝的原因,虽说过去也经常罢朝,但此次罢朝却跟自己孩子有关系,想起昨夜险些哭晕的夫人,他内心焦灼万分!

昨夜,好几个部下找到他,打听被宣召进宫的女儿的消息。

有人透漏出对皇上不满的意思,其他人竟没有反驳。

王宇也默许了他们的言论。

他脑海里还回响着刘员外的话:将军,你保的是江山社稷,还是梁帝这个人?民陷水火,将军坐壁上观,是为丈夫么?!

梁帝次日仍是罢朝!

臣子们很习惯梁帝如此。王宇以前也是,但除了这次。

这次他的孩子在宫里,正在火坑里煎熬!

王石常怔怔的发呆,怎么才能把女儿救出来呢?他想到了楚蝶衣。

楚蝶衣也在宫里,或许她可以做点什么,把女儿救出来!

想到此,他争得王宇的同意,匆忙进宫找蝶衣去。

王宇也存了丝希望,希望王石能说动楚蝶衣,里应外合,助女儿逃出来。

对于楚蝶衣,他隐隐觉得此女不简单,但又抓不住可靠的点,慢慢地,大男人心思作祟,他让自己相信,楚蝶衣不过是大周武王送进宫替换北漠公主的棋子。

毕竟楚蝶衣名声在外,很容易引起梁帝的兴趣,但她的那些名声到底是不是真的呢?也许只是造势而已。

梁宫。

蝶衣听闻王石求见,遂命“太监”带他进入梁帝寝宫正殿。

王石先是打量一番,室内静悄悄的,有几个太监守着,只有楚蝶衣一人看着他。

他忐忑的问道:“你可是平县楚家村的楚蝶衣?父亲是楚从贵?”

蝶衣微笑道:“王叔,几年不见,王叔不认得我了。”

王石惊愕连声:“不可能,不可能!”

蝶衣故作惊恐的往梁帝睡着的地方瞅瞅,作嘘声手势,低声说道:“王叔收声!莫惊扰皇上。”

王石瞪大眼睛,犹不敢置信。

蝶衣低声说道:“王叔都到了梁朝当将军,蝶衣也有可能走出来混口饭吃,王婶可好?”

王石忽然神情躲闪,岔开话题说道:“皇上对你如何?”

皇上留着楚蝶衣在他寝宫,想必是对她满意的,况且,她对皇上还新鲜着,若做个手脚,应该会成事。

蝶衣笑道:“自然是好了,不过,这几日侍寝还没排到我,那些水灵灵的妹妹排在我前面。不过,还是不侍寝的好,我看皇上只是玩玩,没有收入后宫的打算。”

王石瞪大眼睛,慌忙问道:“你侄女王清也被召进宫了,还有王玲儿,她们已经侍寝了么?”

蝶衣摇摇头,说道:“还没有,这几日先排的出身低等人家的女儿。”

王石喜道:“好侄女,你能不能帮忙往后拖拖?我出去找大将军再想办法。”

蝶衣摸摸下巴,作为难状,说:“拖拖也行,就是迟早得侍寝啊。”

王石苦着脸说:“目前只有这个法子了。”

蝶衣叹口气说道:“好,我答应你王叔,你们为皇帝出生入死的卖命,如今却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想必心里很难受。我一定帮忙。”

他却没有问一句蝶衣是否也想逃出去的话,蝶衣的年纪也同众女孩差不多啊。

王石说道:“侄女,王叔谢你!”

蝶衣摆摆手,说道:“王叔,这里没有外人,我提醒你,皇上对你们夜闯寝宫还惊动太子的做法很不满,说你们连一个女儿都不敢献给他,何谈对他的忠心?还让贵妃推荐人选要替换你们呢。”

王石大惊!再无心言他,匆忙告辞,离开了。

蝶衣坏坏一笑,其实自己刚才的话颇有漏洞,仔细推敲,或加核实就会知道真伪。

但是,他们一个个心中惶惑,疑心生暗鬼,只要动摇了哪怕一条缝,她就是成功的!

蝶衣的努力很快便有了成效,林曦和丰州大军,水路并进的连夜逼近金都,沿路无一人示警,无一处郡县通风报信!

直到林曦带兵登上北岸,攻打金都北部渡口,军报才报给了禁军统领王宇。

“大将军,大周军队这么快就来了!这武王林曦真神人啊!”王石脱口说道。

王宇白了他一眼,说道:“还不快调兵,准备出战!”

发布完命令,他隐隐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自己是禁军统领,大周破城后,会放过我么?唯今之计,只有先打一两场仗,看看双方的实力了。

大战在即,蝶衣紧急传信给张先生,切勿屠杀梁朝大臣,临阵激起公愤就不好了。

待城破后,将他们收押再论罪处置!

同时,再行攻心计,让他散布大周优抚政策,安定民心。

蝶衣从王石那里得知,王宇还是要打!

好!

既然林曦到了,是时候正面刚一下了,在梁宮的日子太憋屈了!

得赶快弄清盖贵妃和尤家的勾当,早日离开这鬼地方。

梁帝在昏睡数日后,终于醒来。盖贵妃也适时醒过来,纳闷自己怎么睡在龙榻上。

梁帝觉得身上酸软无力,轻喘着说道:“贵妃,快命尤卿献药!”

盖贵妃扶着昏沉沉的脑袋答应着,爬起来,回到自己宫里,传召尤世通。

尤世通慌慌张张的进宫,劈头就问:“娘娘,这几日都去哪了?!臣找了你很多次!林曦打进来了!”

盖贵妃甩甩脑袋,睁着迷蒙的双眼说道:“什么?本宫乏的很,皇上要你献药,你也给本宫吃点吧。”

尤世通急的拍大腿,刚要反驳,见盖贵妃半闭着眼,身子摇摇晃晃,好像随时要昏过去,他眼珠一转,连声道:“好好,我亲手给您和皇上调制。”

他从袖中掏出高纯度的粉末,洒到茶水里,端给盖贵妃,看她喝下,说道:“娘娘,这剩下的就给皇上做龙涎汤吧。”

盖贵妃闭着眼答应着,挥挥手让他离开。

尤世通出了瑞祥宫,立刻同买通的太监说了几句,太监匆忙离开,直奔东宫!

盖贵妃喝了尤世通的“药”,精神好了很多,她派人把龙涎汤送给梁帝,自己躺下休息。

梁帝喝了龙涎汤,正要传膳,忽听殿外脚步声嘈杂,太子带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进来!

“父皇,对不住了,大周兵临城下,而您昏睡不起,儿臣只好提前就位!”说着,他手一挥,几位士兵拔出刀来围住了梁帝。

变化似乎发生在一瞬间!

不过,这可是绝佳的机会,蝶衣瞬间有了主意!

她跳进包围圈,以身挡在梁帝面前,斥道:“犯上作乱,你们还想要命么?”转身,急对梁帝说道:“皇上,快传王宇将军护驾!”

梁帝连声说道:“将妃,没想到临了是你救朕!来人啊,速传王宇进宫护驾!”

太子喊道:“楚蝶衣,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看到大周不容你了,又来巴着我父皇!别妄想了,今日谁都别想走出这大殿!”

“你说的对,走不出这宫殿的,还有你!王宇将军不会放过你的!”蝶衣喝道!

“他算什么东西?!我已派人接管了禁军!”太子得意道。

蝶衣心中暗道:阵前换将,好的很!

一闪身,站到梁帝身侧,蝶衣说道:“皇上,如今怎么办?”

梁帝指着太子,怒道:“你要弑君么?!别忘了,我还是你父皇!”

太子一摆手,说道:“别跟我说什么父皇,那王玲儿本是我的妻子,还不是被你占去?!”

梁帝怒不可遏,大喊一声:“盖贵妃呢!给朕传隐卫!”

太子听了一个愣怔,还有隐卫?

忽听一人放肆的大笑传来——

“哈哈,皇上,隐卫都在我这里,他们只会听新皇的命令!”

蝶衣展目望去,说话的是一中年男人,锦衣华服,身后跟着十几名身背细长日本军刀的黑衣人!

蝶衣慢慢挪到梁帝身后,不再说话。

太子走到中年男人身旁,说道:“尤父,这些隐卫都是您的部下?儿怎么没听您提起过?”

尤父?莫非此人是尤世通?

“好个尤世通,真是乱臣贼子!”梁帝有些慌,他手里最后一张王牌没了。

他忽然抓住蝶衣的手,说道:“爱妃,不,不,楚姑娘,你能不能跟武王说说,朕把江山给他,让他给朕杀了这帮贼子?!”

梁帝此话,让蝶衣大吃一惊!她惊的是,这个皇帝真奇葩!

见蝶衣瞠目,梁帝慌乱的说道:“朕这里有玉玺,那帮崽子没有,你要是能救朕,朕就把玉玺给你!”

“父皇!只要你把玉玺给我,儿臣让你做太上皇!”太子喊道。

蝶衣把梁帝往身后一拉,说道:“皇上不要听他的,他一拿到玉玺肯定会杀了你!”

突然,蝶衣觉得身上一紧,原来是梁帝抱住了她!

蝶衣皱眉,刚要开口让梁帝松开,忽听梁帝喊道:“儿,快,抓住楚蝶衣!逼林曦退兵!快!”

尤世通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手一挥,十几个隐卫朝蝶衣扑来!

太子大喊道:“留活口!”

梁帝得意洋洋,哼,你这么顺从的入我宫门,肯定有阴谋,当我是傻子么!

用尽所有力气死命的抱住蝶衣!

忽然,又有十几名黑衣人从天而降,挡在蝶衣身前,与隐卫打起来!

梁帝懵了!

尤世通和太子也有些着慌!

蝶衣冷笑一声:“梁帝老儿,你是乖乖自己放开我呢,还是让本姑娘撕了你?!”

梁帝不理会蝶衣,大喊道:“统统住手!不然我弄死她!”

谁知那些黑衣人却不理他,也不来救蝶衣。

蝶衣哈哈一笑,运内力,轻轻一挣,梁帝猛地被弹开,甩在地上!

他惊愕的看着蝶衣,嘴唇抖着说不出话来!

“皇上,皇上!”盖贵妃尖叫着扑过来趴在梁帝身上!

“楚蝶衣,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盖贵妃尖声道。

蝶衣厌恶的看着他们,语气冰冷无情:“你们这两块货,一个枉为人君,禽兽不如!一个勾结外臣,引狼入室,祸害无穷!简直死不足惜!不过,我不会让你们死,我要你们好好活着!”

梁帝愕然的看着蝶衣,她那什么眼神?!厌恶,不屑,鄙夷!我是天下之王,万物之主,她怎么敢那么看我?!

“你这个贱人!”他疯叫着扑上来!

蝶衣“啪”甩了他一个嘴巴子,将他打翻在地!冷声说道:“尤世通给的好药,让你这么能折腾!”

梁帝醒悟过来什么,尤世通是乱臣贼子,那盖贵妃送来的药……

他暴怒的一把掐着盖贵妃的脖子,盖贵妃使劲的蹬他,二人毫无形象的撕打起来!

……

金都城外,大周军队营房星罗棋布,中军帐内却不见主帅的身影。

金都城内,王宇府上突然多了一些人。王夫人纳闷,老爷不是早早去军营了么,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她派丫鬟向前院打听消息,才知道,王宇去了军营即被拿住,要杀头,是客厅里一位年轻人带人救了他。

“那位年轻人是什么人?得好好谢谢他。”王夫人对身边的大丫鬟说道。

大丫鬟突然脸一红,手指绕着手绢,缠了又缠,说道:“奴婢也不知,应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吧。”

王夫人了然的点点头,是个俊俏的郎君了。若是玲儿在……想到被梁帝“祸害”的女儿,她的心开始揪疼起来!

会客厅,王宇打量林曦良久,果然一表人才,这周身的气势,才是王者风范!

“王将军,我们王爷知将军清明,诚心结交将军。那梁帝丧心病狂,为祸天下,放任东岛人横行肆虐,百姓苦不堪言,将军虽英武不凡,也难免明珠蒙尘,若将军肯改旗易帜,与我等携手,则天下安,社稷定矣。”张老头恳切的说道。

王宇的眉头始终紧紧拧着。

刘员外期待的看着他,张先生期待的看着他,王石看着他,其他武将四人全都看着他。

他的目光又转向林曦。这个人,出入我金都如入无人之境,我被太子的人拿下,他都知道,他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老爷啊,相信这个年轻人,没错的!”王夫人突然走进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