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5章扒光皇帝游街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4307更新时间:2019-12-13 00:08:23

她神情悲愤痛苦:“老爷,想想咱们的玲儿,她刚刚十五岁啊,那可恶的,可恶的——”她气极,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只一味发狠。

“老爷,这个年轻人能入军营救你,也能杀你,但他没这么做,我相信他不会害我们,能帮我们救出玲儿,老爷,你还在犹豫什么?!”王夫人说道。

“老夫人此话有理,”刘员外道:“将军,快下决心吧,说不定此时入宫,还能救大小姐出来!”

王宇想的却不这么简单,他在想史书上的评论,自己主动投降,和力战不敌,是不同的性质。

“王将军!”清冷的声音在会客厅内响起,大家齐齐向林曦看去。

只见他缓步走到王宇面前,说道:“若将军心存摇摆,曦不介意同将军一战!告辞!”

说完,林曦大步离开了,张老头紧随其后。

王夫人急了,扬声唤道:“年轻人,留步!”

林曦顿住身形,微侧过身,看着王夫人。

“年轻人,你能入宫救我女儿出来么?”王夫人热切的看着林曦。

林曦点点头,目光坚定,不容置疑。

王夫人大喜,对林曦行了一礼,期期艾艾的说道:“老身倚老卖老再求你一件事,你们入金都后,能不能不杀老爷?能不能不屠城?”

王宇、王石及众人都看向林曦,林曦只看着王夫人说道:“夫人请放心,林曦不会屠戮无辜百姓,至于王将军——”,王夫人紧张的看着他。

“至于王将军,端看他如何表现了,若是他不惜生灵涂炭,也要与我一战,曦不会手下留情!”林曦说完,朝王夫人点头致礼就离开了。

王夫人凭女人的直觉,能感觉到,这位叫林曦的年轻人气势不凡,做事有度,朝气蓬勃,散发一股令人神往的光明力量。他一定会是梁朝的终结者,金都迟早是他的天下。

林曦走出王宇府门,掏出一个密封的竹筒交给张老头,说道:“速至我中军帐,传我将令,众将依密函布署,攻占金都!”

张老头郑重的双手接过,躬身施了一礼,即速离开了。

林曦看看天色,翻身上马,往梁宮疾驰。

梁宮。

晟元宫偏殿,十几名少女挤在一起,透过偷偷拉开的门缝观察外面的情势。

“玲儿姐姐,听他们还在打斗,那位姑娘孤身一人,怕是早已被擒住,不如我们趁乱逃走吧。”一个女孩对王玲儿说道。

“逃到哪里?皇宫那么大,没等逃出去就得被发现。”另一女孩说道。

王玲儿眉头紧锁,虽然逃不出皇宫,但此处与主殿只一墙之隔,乱军控制了主殿,侧殿也在劫难逃,一味的躲避在这里不是办法,得先看看主殿的情况。

“你们谁愿意出去探看主殿情形?”王玲儿问道。

众女孩相互对视了几眼,都默不作声,有的往后退了几步,缩在角落。

王玲儿叹了口气,还是自己去吧,父亲的禁军应该会保护自己。

她状着胆子拉开门缝,悄声溜出来,迅速躲到门口台阶下。古代院子里都放着大缸蓄水以防火。她慢慢挪到台阶旁的大缸后,注目往主殿看去。

殿门口堵着一队士兵,一个华服中年男人站在士兵身后缩头缩脑。这个男人她见过,姓尤。

尤旁边站着身穿黄色衣袍的男子,宫里能穿这个颜色衣服的,除了皇帝就是太子了。

她想看看太子是不是如父亲描述的那样,伸着脑袋往前探了探,就见殿内被扔出了一个黑衣人,全身血污,摔在地上,挺了挺身子,不动了。

她哪见过这样的场景,当时吓得尖声大叫起来!

屋里一直偷偷关注她的女孩们心道不好,完了,完了,王玲儿被发现了!

门外的尤世通和太子看到了她,尤世通忙对太子说:“抓住王宇的女儿,对你有用!”

立刻有两名士兵挎着刀,奔王玲儿的地方跑去。

王玲儿惊恐到了极致,腿站不起来,兀自在地上爬着后退,大颗的泪珠滑落:母亲,女儿绝不能落到这帮人手里,永别了!

她用尽全力朝大缸撞去!

忽然一阵皂香味钻入鼻中,一双有力的手抓住她的胳膊往后一带,王玲儿跌坐地上。

她睁开泪眼看去,一位极英俊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这个人,她从来没见过,他很好看,好看到王玲儿有瞬间的呆愣失神。

“姑娘,有什么事比死更可怕呢?你该好好活着!”林曦看着地上呆愣的王玲儿,淡然说道。

“王玲儿,注意你的表情!”一声清脆的女孩声音喝道。

王玲儿呆呆的看着眼前俊美的男子正满目柔情的看着跑过来的声音的主人,那位要救众位女孩的梁帝的将妃!

“我好想你啊!”蝶衣一头扑到林曦怀里,挂在他脖子上。

王玲儿瞠目,这姑娘也太豪放了,大庭广众就,就……

林曦单手接住蝶衣,微笑着把她放下,说道:“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不然你怎会有空想我?”

蝶衣刚要说什么,忽听身后喊道:“他是叛贼并骑王的儿子林曦,抓住他,赏金百两!”

蝶衣猛的转过身来,怒目而视,见尤世通在那里张牙舞爪的怂恿士兵们上前。

“夫君,他是尤世通,旁边的是太子,要篡夺梁帝的位子。”蝶衣说道。

林曦袍袖一挥,几个不知死活贪图“赏金”的士兵被震飞出去,远远的摔在地上,动弹不得。

其余的士兵惶然惊愕,没看见这人动啊,怎么那俩人就飞了?!

尤世通急忙唤道:“隐卫,隐卫,给我出来,先抓这个!”

几名隐卫从殿内撤出来,向林曦和蝶衣扑来!

林曦跃身挡在蝶衣面前,说道:“我来处理!你回屋和女孩们待在一起!”

“好!”蝶衣大喊一声!拉起王玲儿,退回到侧殿。

殿内众女孩围上来,担忧的看着王玲儿。

蝶衣说道:“行了,行了,王玲儿是好样的,也有些见识,只可惜没保护好自己。你们几个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世上有几人能经历这样的大事呢?”

众女孩看着老神在在,夸夸而谈的蝶衣,心道:你年纪和我们差不多,难道见过更大的世面?

王玲儿却恍恍惚惚,她不由自主的想看看外面,看看那个年轻的男人怎么样了,能打得过那些坏人么?

“王玲儿,你想都不要想,他是我的!”蝶衣冷声道。

她太熟悉王玲儿脸上的表情了,这种痴迷的表情,她在很多人脸上都见过。

王玲儿被当众点破,脸红起来。

众女孩好奇的看着她们俩,蝶衣嫣然一笑道:“不关你们事,你们还小。”

“咚咚咚”侧殿外忽然有人敲门。

这个时候这么礼貌,是自己人!

“什么事?”蝶衣问道。

“主母,都清理干净了,您可以出来了。”门外道。

蝶衣答应一声,拉开大门,鹰卫躬身立在两侧。

院子里,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绳索缚身的尤世通,梁帝,太子,盖贵妃等人。

林曦走过来,对蝶衣伸出手,说道:“走吧。”

蝶衣微笑点点头,握住他的手,紧紧攥一下,说道:“等一等,我让她们出来。”

蝶衣将大门完全打开,朗声道:“妹妹们,你们安全了,都出来吧。”

几位女孩胆怯的往外面看看,确实没有打斗的声音了,才紧紧挨着,相互扶持着往外走。

蝶衣鼻头一酸,泪盈满眼眶。

你纯净如水,社会却是大染缸。要么在沉默中爆发,要么在沉默中死亡。

女孩们看到地上绑着的梁帝等人,情绪崩溃,尽情的大哭起来。

蝶衣柔声道:“妹妹们,你们想怎么处置皇帝?”

地上的梁帝啐了一口,阴恻恻的开口:“楚——”刚说了第一个字,就被鹰卫甩了一巴掌。

蝶衣制止鹰卫道:“别,别打死他,我要他好好活着。”

她转而对众女孩说道:“活着有时候比死更可怕,不如我们让这位皇帝老儿尝尝活着的滋味吧。”

只听蝶衣对梁帝说道:“老儿,万人之上的皇位你不知珍惜,玩弄人命,鱼肉百姓,今日就要你尝尝跌落尘埃的滋味!”

“鹰卫,扒掉他的衣服,装在笼子里,游街示众!”蝶衣说道。

林曦笑说:“蝶儿,你的脑袋到底都装些什么?!这么折磨人的法子都想的到?”

王玲儿又一次惊讶了,这楚蝶衣真是令人惊骇啊。

众女孩忽然翻身跪地,朝蝶衣拜起来!

蝶衣忙把她们都扶起来,柔声安慰:“没事了,回家以后,正正常常做人,正正常常做事,我们行的正,坐的直,不惧人言,不畏人语,都好好活着,才不枉父母养育之恩!”

对良善之人,如春如夏,温暖呵护;对恶人坏人,如霜如冬,嫉之如仇。

好一个楚蝶衣!

林曦安排人备了马车,将女孩们一一送回各自家中。

他牵起蝶衣的手,一起迈步,穿过重重宫宇,往宫外走去。

迈出宫门,蝶衣回头望去,曾经的梁宮内响起隆隆号角,嘹亮的三鞭声后,大周的大旗插上了宫门楼!这里,是大周的天下了,是林曦的天下!

转过身来,蝶衣默然半晌。

林曦柔声问道:“怎么了,蝶儿?”

蝶衣抬头望着他,他永远那么淡然沉定,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改朝换代,万里江山唾手可得,好像这些都不能使他情绪形于色,动于形。

“没事,就是有些小激动。军中现在如何?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蝶衣说道。

“好。”林曦微笑说道。他不会像蝶衣一样,行于色,感于怀,他想的更多的是战后的事,更多具体的事,更理性。

王宇府上。

王夫人忐忑不安,她不停向管家打听街面上的情况。王宇不听她的话,又去军营了。打没打起来啊?

她在正厅内焦急等待,忽见管家欢喜的跑过来,说道:“夫人,夫人,大小姐回来了,大小姐回来了!”

什么?!

王夫人喜出望外!夺步而出,正迎上跑进来的王玲儿。

“娘!”

“哎!”王夫人哭着把王玲儿紧紧抱住!

“玲儿,你怎么出来的?”王夫人问道。

王玲儿面带羞涩,说道:“是大周的一个年轻的将军。”

年轻的将军?是他,是那个年轻人,他果然把玲儿救出来了!

“爹呢?”王玲儿问道。

“那位年轻的将军要你爹不要打仗,你爹不听,又去军营了!”王夫人没好气说道。

“什么?!不可以,爹不可以和他开战!”王玲儿忽然高声喊道,面色焦急。

王夫人见女儿面色酡红,隐有羞意,再想想那个年轻人,心中了然,那样的郎君,确实万里挑一,女儿看中他,也不意外!

“娘,得想办法,有没有办法阻止爹呢?”王玲儿摇晃着王夫人胳膊说道。

“好好好,娘来想办法,娘来想办法……”

正说着,府内下人们一阵骚动,几个丫鬟小厮往门房跑去,边跑边说:“快,快去看看,是不是真的!”

“管家”王夫人唤道。

“夫人。”

“外头发生什么事?”王夫人问道。

管家龇牙笑着说:“正要跟夫人禀告此事,皇帝在外面游街呢。”

王玲儿立刻想起蝶衣说的,扒光皇帝游街的事。这个女的,还真这么干了。

王夫人奇道:“什么游街?”

管家觉得不好启齿,“夫人,不如您移步门房,亲自看看?”

待王夫人看了街上笼内的皇帝后,除了解气,还有丝悲哀。

“管家,去皇宫看看什么情况。”她说道。

不出半个时辰,管家打马回来,“夫人,皇宫的门楼上,已插上周旗了。”

王夫人喃喃道:“玲儿,听见没,大梁完了,大梁完了。”

王玲儿没有伤感,反而觉得很畅快,她催促王夫人:“娘,既如此,爹还打什么劲?您快叫他回家啊。”

王夫人怔忡片刻,说道:“管家,去联系王石他们吧。”

管家领命躬身退出去了。

王玲儿不解的看着母亲,她有些看不透自己的母亲,为何母亲此刻的神情并不似平常呢?有一些决绝在里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