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6章 占领梁都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4442更新时间:2019-12-13 00:08:24

禁军大营,王宇正在帐内观看舆图,有些想法,遂开口说道:“王石,你来看看这里——”

帐内静悄悄,王宇愕然四顾,王石呢?其他将领呢?“王石!王石!”

“大将军,末将来了!”王石掀开帐帘进来,说:“好消息!大小姐回府了!”

“好,好啊!”王宇喜道,“王石,你来看看这个地势——”他指着舆图说道。

王石没动。

“怎么?!”王宇挑眉。

“大哥不意外?”王石说。

王宇不予回答,继续看舆图。

“大哥,你也知道那武王会遵守诺言,为何你——”王石突然噎住了,因为,王宇一脸寒霜的看着他。

“收起你的心,好好跟林曦打一仗!”王宇冷冷地说。

王石缄默不语,战争,又是战争,他有些累了,自己不过是乡野村夫,他想起那个偏僻的小村庄,还有,还有村里的原配妻子和两个孩子。

王宇发现王石情绪不对,给了他一拳头,说:“你怎么回事?!”

王石身子摇晃一下,看着王宇说:“周朝的水军顺流直下,已登岸了!”

“什么?!”王宇双目圆睁,“他们什么时候有水军?!”

“大哥,您不知道的,还多呢。”王石梗着脖子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想造反?!”王宇怒目瞪着王石。

金都城外。

周军号角齐鸣,攻城战斗已打响!

林曦牵着蝶衣的手,站在军中瞭望车内。

“蝶儿,你说说看,我们怎么才能拿下金都?”林曦问道。

蝶衣看着训练有素的大军,不停向前的阵势,说:“就是正面刚!”

“王者林曦,你愿意承诺,做天下之主,万民之王,以民之生,为生,以民之苦,为苦么?”蝶衣忽而问道。

“我愿意!”

林曦斩钉截铁的三个字,带着份量,带着承诺,带着激情,令蝶衣看到,前方一片光明,她愿意为了这光明,赴汤蹈火,永远支持他!

“拿箭来!”林曦发令!

黑金色的大弓,握在手里,他长臂舒展,箭羽上弦!

一声锐耳的长鸣,划破长空,鸣宇箭呼啸着射向金都城楼,“梁”字旗应声而落!

周军阵营响起更激越的战鼓,将士们呐喊着,似一群雄狮扑向城门!

一个时辰后,城门被冲开,周军如潮水般涌进城内!

周字大旗插满城楼,迎风飘展。

林曦抱起蝶衣,共乘狮子马,随着大军入城。

二人没有去奢靡的皇宫,而是来到金都府衙,清点战后事宜。

府衙外,一阵躁动,王石同几位武将簇拥着王宇走进来。

王石一摆手,同几位武将一起跪在林曦面前,高呼武王,愿意归顺!

王宇却站立不语,也不看林曦,昂着头看着天空。一副深沉的样子。

王玲儿得知父亲在府衙,拉着母亲紧赶慢赶的过来了。府衙的院子都显得挤了些。

对归顺之人,林曦暂时收了他们。他要考核,若是有罪的,秋后算账。

对于王宇,王夫人和王玲儿在旁细细相劝。

“公务繁忙,本王不陪你们了,各位自便。”林曦竟转身走了。

王石喜道:“大哥,武王放过你了,他不会杀你了!”

王夫人感激的冲林曦连连道谢,王玲儿含情脉脉的看着远去的颀长俊逸的身影,心中小鹿乱撞。

尤府。

昔日精致的屋宇大院,一片狼藉,下人们抢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跑光了。

尤松回到自己家里,整日长吁短叹,惴惴不安。夫人不耐烦了,“你叹气叹的我耳朵都出茧了!尤世通抓住了,你就活不下去了?”

“你懂什么!”尤松吼道:“我是帮凶,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尤夫人啐了一口:“都是尤世通干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尤松又叹口气:“没那么简单啊......”

尤世通,盖贵妃,太子,与其他囚犯一起被关进大牢,择日审判!

乱世制法,有了法度,就有了规矩,谁清谁白,用法律和事实说话!

大周,京都。

“什么?!曦儿真的攻破金都了!?”林元昭惊诧的喊了一嗓子。

“回皇上,千真万确,武王已入金都!金都遍地都是我周朝大旗!”大殿之上,右丞相一改往日老气横秋的样子,中气十足的回道。

“好!真不愧是朕的武王!哈哈——”林元昭大笑道。

太子的脸色却阴沉的很,大殿里每一声对武王的称颂,都像是扎在他心头的刺!

回到东宫,他关上寝宫的门,砸烂了所有能砸的东西!

是夜,宵禁后,太子府长史领着一群人,悄悄溜进太子府,进了密室。快到黎明时,几人才悄悄出来,各自回返。

……

……

江南。

金都府府衙,林曦的案前,灯火彻夜不息。

一些比较清廉的旧的官员看到这位年轻武王如此勤奋,与梁帝截然不同,纷纷诚服。主动坦白或揭发了大批官场黑幕。给林曦省了不少事。将这些官员量才而用,各司其职,金都民心不乱,社会趋于安定。

又一个不眠夜,林曦去周边郡县视察,很晚才回来,又坐到了案牍之中。

蝶衣心疼极了!

他的衣食虽有血刃阁照顾,但她想亲自做点吃的给他。

进了厨房,剁肉,剁菜,打蛋,鼓捣半天,煎了一些肉饼,又做了个汤。装在食盒里,提着去见林曦。

屋里人声沸沸,文官武将将林曦团团围住。

蝶衣站在门口,脚步不知进还是不进。

也许是饭菜的香气,也许是心灵感应,林曦忽然做了制止的手势,众人收声,一齐顺着他的目光向门口看去。

门外站着一位略显羞涩的黄衣少女,正殷殷的看着中间的武王。

“各位大人,今日不早了,且回吧,明日再议。”张老头适时说道。

众人纷纷告辞,鱼贯而出。

“蝶儿,来。”林曦站起来说道。

张老头帮蝶衣把吃的布在桌上,就退出去,闭上了门。

蝶衣眨眨眼,说:“我是不是耽误公务了?”

林曦拉着她坐下,说:“没有。这些菜是你做的?”

蝶衣点点头。

林曦拿起一块肉饼,咬了一口,香气冲鼻,“蝶儿,太好吃了!”

蝶衣满足的笑了。

林曦把菜和汤吃个精光。

“夫君,熬夜伤身,早点歇息。”蝶衣起身收拾碗筷。

林曦看这架势,要走?

“蝶儿,你不陪为夫了?”

蝶衣脸一红,飘了个眼风,说:“夫君,你每日这么劳累,需要好好休息,等改日,改日不那么忙了——”

林曦眼一垂,叹道:“为夫听错了,还以为蝶儿想我了呢。”

蝶衣张开眼眸,柔情满溢的看着林曦,温声低问:“你想我吗?”

林曦微用力,长臂一带,蝶衣便跌落满怀……

屋外再冷的风,再寒的天气,都被室内的温情脉脉消融了。

蝶衣融化在林曦的温柔里……

他的唇很暖,臂膀很有力,当他浓重的鼻息喷在蝶衣颈窝里时,蝶衣已然沉醉不已。

然而,夜色沉沉,黎明在即,他必须休息,不然身体吃不消。

“林曦,快天亮了,你得睡会。”蝶衣硬下心说。

林曦的吻渐渐停住,几个调息后,哑着嗓子说:“这个时候叫停,蝶儿狠的下心呐……”

蝶衣从他怀中往外挣脱,奈何铁臂锁紧了纤腰,她只好后仰着身子,柔声说道:“乖啦,待忙过这阵子,我,我……”她羞的说不下去。

林曦亲了下她的鼻尖,性感的声音传来:“小坏蛋,为夫今日就放过你。”

他打横抱起蝶衣,走向政务厅里面的隔间卧榻,二人和衣而眠。

林曦确实累了,甫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听他均匀的呼吸,蝶衣满足了,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也睡了。

次日,蝶衣被一阵说话声惊醒,发现身边是空的,翻身坐起,听外间有人说:“主子,尤松首告尤世通,在外面跪着的,非得见您面再说。”

林曦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说:“出去说话。”

接着脚步声朝外走。

这是担心扰我睡眠。蝶衣捂嘴偷笑。

不过,有人告发尤世通,若信息属实,追缴烟膏的工作便可事半功倍。

蝶衣掀开帘子,果然厅内已无人,就连院中也只留了几个守卫。

天刚蒙蒙亮,江南冬季的清晨,薄雾笼罩,府衙不大,院子里短木假山,影影憧憧。

蝶衣迈步朝后院走去,嫩黄色衣衫映衬在薄雾里,仙范儿十足。

忽然,雾气涌动,一股凌厉的杀气自后方袭来,蝶衣猛转身,对方的刀尖已抵在鼻尖,她不退反进,迅疾避过,反手向对方抓去。

院内唿哨一声,鹰卫们包围过来!与贼人缠斗在一起。

在门房接见尤松的林曦立刻觉察到鹰卫的异动,这么多鹰卫出动,是蝶衣有事!

他身形一动,掠出屋子,朝院内扑来!张老头紧跟着蹿到门口探头张望。

正准备将一切和盘托出的尤松,发现刚才还在眼前的武王殿下突然消失,正自惊愕,一阵寒气自窗外钻入,一把又细又长的尖刀直刺入他胸膛,穿了个透心凉。

惊愕的表情凝固在他脸上。

院内,贼人只有两个,鹰卫围进来,蝶衣就脱身了。

“蝶儿,你没事吧?”林曦闪步至前,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蝶衣说。

两贼人见林曦出现,要逃,被鹰卫依次刺中,竟挥刀自杀了!

为何见林曦出现就要逃?!

二人意识到什么,一起转身,朝门房掠来!

“主子,属下有罪!”张老头扑通跪地,一脸沮丧。

尤松已毙命于血泊中。

“立刻派人保护他的妻小!”林曦冷面吩咐道。

张老头咣咣磕了几个头,领命而去。

“主子,是东岛人。”鹰卫禀道。

“为何如此确定?”林曦问。

“功夫路子相同,武器相同。”鹰卫禀道。

尤世通,盖贵妃,太子皆已被抓,还有哪些势力能让倭奴的隐卫出动?

蝶衣忽然想到还有个薛家。

“薛家有根所循,但倭奴与我等面孔相似,若隐身市井,如何才能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呢?”林曦似是在问自己。

看来,林曦对薛家已有把控。剩下的就是将倭奴势力从中土驱逐干净。

两名贼人躺在血泊里,血腥味冲鼻,蝶衣皱着眉头,望过去,见他们黑衣之下,布衣足靴,皆与本土人无异。

或许……

“林——”蝶衣刚要喊他名字,又觉得当着他手下似乎显得不尊敬,改口道:“夫君,试试让死人说话。”

“找个有经验的仵作和探案高手,从头发丝查起,衣服的布料,样式,缝制的针脚方式,都要细细审看。再剖开他们肚腹,检查吃过的东西。任何蛛丝马迹,都有迹可循,以追踪他们的藏身之处。”蝶衣说道。

连这个主母都知道?鹰卫壮着胆子敬佩的看了蝶衣一眼,立马感受到脖子冷飕飕的。

“速去办来!”林曦发令道。

“是!”鹰卫嗖一声消失在原地。

咕噜咕噜,蝶衣听见自己肚子叫了一声。

林曦微笑着牵起她的手,走向后院,“饿了吧?为夫给你做顿好吃的。”

“啊?!你会做吃的?”蝶衣下巴要惊掉了!

林曦伸手点点她鼻尖,哈哈笑道:“这么惊讶?为夫常年在外奔波,要生存要吃饭的,不过,只会做一般的饭食,你莫要嫌弃。”

蝶衣拼命摇头:“不嫌弃,不嫌弃!”

要古代的王者为我做饭?!这是什么神级的好运气?

林曦真的挽起袖子来就开始洗、切、剁了。

蝶衣看得心惊肉跳,他总是个王者,这么使唤他真的好么?

“夫君,你听说过君子远庖厨这句话么?”蝶衣小心翼翼问道。

林曦好看的唇角微勾:“听说过。”

“那你……有何看法?”蝶衣问。

“蝶儿,你也是君子,为何你可以近庖厨?我就不可以?安心,等着吃就好。”林曦摸摸她的头。

哇,好酷喔,他竟然这样说,可以说是很现代了!蝶衣顿时觉得幸福满满,眼神里脉脉含情。

见蝶衣如此,林曦心道:没想到一顿饭竟俘虏了她,早知道她这么喜欢,该早点做给她吃。

因为爱,可以放下一切身份和桎梏,只是单纯的你,和我。

二人正甜甜蜜蜜在厨房,忽听一声女人的尖叫自前院传来。

定是那两具尸体被发现,才惊扰了这位访客,还是个女访客。蝶衣瞅了眼林曦,他正无比淡定的给自己盛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