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8章主母,你会带孩子么?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4431更新时间:2019-12-13 00:08:26

王夫人却突然站起来,连声道:“娘娘折煞老身了,该是老身一家拜谢娘娘。”说着便跪下去了。

王玲儿一脸懵。

蝶衣鼻尖微酸,又是一个为了孩子,甘愿折膝的母亲!为了孩子,母亲总是最强大的。

她起身,搀扶王夫人起来。

王夫人殷殷的看着她,眼眶里也闪着泪花。

“夫人,”蝶衣平复一下说道:“您是长辈,老是这么拜我,不好。以后可千万别这样。”

王夫人含泪点点头,不确定的问道:“娘娘,不知娘娘如何安置玲儿?”

王玲儿进了趟宫,一夜未归,这在古代,对未婚女子是致命的名誉伤害,今日,王宇又被处置,王玲儿以后的婚嫁会是大麻烦。王宇主动交出将军印绶,免了林曦武力攻城多造杀孽,他是有功的。

王夫人猜到蝶衣留她们母女吃饭,或许是对玲儿有安排,这安排一定不坏,因此跪谢蝶衣。

有这样慧心的母亲,王玲儿不应该有坏的结局。

蝶衣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坐下,然后说:“夫人知我至深,武王,在我心里,至关重要,足以论生死。让我把他交给其他女人,我的心,恐怕承受不来。”

王玲儿竖起耳朵听着。

“能否允许我,去向武王的母亲求一求,收在娘娘门下,可否?”蝶衣问道。

王夫人吃了一惊,随后狂喜涌上心头,她就势滑下坐凳,再次跪谢:“娘娘大恩!老身无以为报!”眼泪夺眶而出。

王玲儿呆呆的坐着,脑袋一片空白,她不甘心!

王夫人却不许她多话了,坚持给蝶衣叩了几个头。

蝶衣也颇觉欣慰,要是这样能让王玲儿有个好归宿,她愿意去求玉妃娘娘。

……

……

金都府衙大牢。

阴冷的廊道里散发着一股腐臭味。

忽然一道亮光闪进来,牢门打开。

“爷,您小心脚底下。”牢头躬着身子,恭恭敬敬的引进来一个人,来人一袭玄青长袍,身材颀长,面容俊逸非凡,不是武王,还能是谁?

“尤世通,装什么死,还不快起来拜见王爷!”牢头引林曦停在一处单间牢房,对躺在草毡上的人呵斥道。

尤世通充耳未闻。

“牢头,把门打开,你出去。”林曦身边的小厮说道。

牢头点头哈腰,掏出钥匙打开牢门,退了出去。

林曦迈步走进去,尤世通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背朝外,脸靠里,躺着。

难道死了?

小厮以二指探鼻之气,没死!好的很,就怕他死了,无法体验精彩绝伦的滋味。

下面是小厮的主场时间!

家伙什儿摆出来,衣袍撩起,躬身一拜:“主子,可以开始了!”

林曦微点头。

面朝里,装睡的尤世通不明所以,什么可以开始了?正打算微微转身,偷窥下动静,突觉脊背一扎,针刺般尖利的疼痛袭来,身子不由自主绷地挺直!冷汗迅速从脑门钻了出来!

他第一次觉得有些无助,为何那些“外部力量”没来救他?他们不想要他的财富了?

审训过去半个时辰了。

退在远处的牢头挺纳闷,武王果然不同寻常,提审犯人不用犯人挪窝,审训起来静悄悄,犯人没有鬼哭狼嚎。

当夕阳西下,牢头都要睡着时,武王出来了。

好一个风清月朗的模样!衣衫未染丝毫尘埃,未见一滴血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来这走了趟亲戚。

......

金都郊外一处密林。临近傍晚,密林尽头的小河,粼波点点。虽是寒冬,大江支流却无冰封的样子。

十几名百姓挑着担子,拎着筐,还有人抱着孩子,大包袱小包裹的。

“过了前面的小河,我们就到大江了,爹带你坐船去找你姑母。”一个男人对怀抱里的孩子说道。

孩子三四岁的样子,闪着黑色的大眼睛,懵懂地点点头。

一行人朝密林尽头走去。林子里不时有片片落叶滑下,掉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音。

前方光线渐渐明亮,视野也开阔起来。林子已到尽头。

“去看下船在哪里?”男人对身边人吩咐道。

“薛芒,船是有的,可它不是你的。”伴随脚踩枯枝落叶的噼啪声,张老头出现在男人眼前。

“你,你不是杂货铺掌柜,你是谁!?”男人喊道。怀中的男孩意识到父亲的敌对情绪,小脸紧张起来。

“薛芒,你这是要去哪?去找薛皇后么?你觉得她能庇佑你?”张老头说道。

男人一阵绝望,这条小路是他勘探好久才发现的,人迹罕至,没有任何守兵,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爹爹。”怀中孩子唤了一声,薛芒叹了口气,说:“仁儿,爹败了,爹对不起你啊!”说完竟哭起来。

张老头沉着脸,现在哭可不是晚了么?!手臂一挥,手下围过来,将准备出逃的薛芒一家押起来。

金都府衙。

林曦整日在外面忙,几天没见到他了。蝶衣闲来无事,找婆子学了几道菜。正在厨房忙活,小厮过来禀道:“张先生求见。”

蝶衣忙说:“快让他进来。”莫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去做?正好闷的慌。

“主,主母,您,您会带孩子么?”

张老头结结巴巴的。

是这事?!蝶衣惊讶了,见地上一个小不点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黑漆漆的眼睛,黑白分明,澄澈无比。蝶衣心中一软,脱口而出:“好,好,我会,交给我吧。”

张老头舒了口气:“他叫薛仁,是薛芒的小儿子,主母费心了,属下告退。”

……

薛仁?!与薛仁贵只差一个字,说不定是薛仁贵的祖宗?!我得好好待他!蝶衣心道。

蹲下身,与小孩平视,蝶衣柔声问道:“小薛仁,你肚子饿么?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薛仁拧着眉头看着她,紧闭嘴巴不说话。

小小年纪,眼神里竟有了隐忍之色,真让人心疼。蝶衣伸出双臂,将他轻柔地抱在怀里,轻轻拍着。

次日,薛仁还是只言未发。虽然紧紧跟在蝶衣身旁,但还是不和蝶衣说话。

过了三日,林曦回来了。彼时,薛仁已睡下。

他一眼发现了床榻上的小人,皱眉问道:“他是谁?”

蝶衣低声说:“薛芒的小儿子,薛仁。”

林曦还要说什么,被蝶衣拉着去了隔间,“嘘,他好不容易睡着了,不要惊醒他。”

林曦眉头皱的更深了:“那我睡哪儿?”

收留罪人的孩子,他没有责怪,没有驱赶,只是孩子气的有此一问,他的内心也是柔软的啊。蝶衣看着林曦的眼神再次出现崇拜的神情。

林曦诧异了,自己又做了什么事让她这么脉脉柔情的看着?不过,这眼神相当受用。

“他的母亲在哪里?我可不可以去见见他的母亲?”蝶衣问道。

都出来那个眼神了,我能说不可以么?林曦点点头。

蝶衣耳边犹响起林曦说过的话:以烟膏祸国,必诛其九族。薛芒与尤世通串通一气,罪不可赦,可是这孩子,他只是个幼苗,若母亲得力,好好培养,以后让他走正道。

清晨,林曦又早早起来不见了。蝶衣带着薛仁正坐桌旁吃饭。

忽听张老头禀道:“主母,薛仁的母亲到了。”

“让她进来。”蝶衣说。

门外一布衣妇人,闻听此言,忐忑的推开了房门,一股温暖的气息迎面扑来。张目望去,儿子的小脸藏在饭菜氤氲的热气里,正扑闪着黑眼珠看着突然闯入的自己。

她心头一热,扑地跪倒,口呼:“娘娘!罪妇尤氏拜见!”

“请起。”蝶衣亲手扶她起来,说:“在这么小的孩子面前,母亲的形象要很高大,不必行大礼跪拜于我。”

尤氏听了这话,惊诧无比!身为尤家旁支出来的女儿,她从来只是棋子,习惯于被呼来喝去,习惯于低伏在底层,而来自“敌人”,身居高位的这位娘娘,竟然认真的尊重自己母亲的身份,照顾孩子的面子!

她哽咽了。

蝶衣很欣慰,这是位通情达理的母亲。

“尤氏,坐到孩子那一边,好好的一起吃饭。”蝶衣说道。

薛仁眼里泛起神采,一瞬不瞬的盯着母亲,嘴角上扬,露出孩童纯真欢愉的笑容。

蝶衣看在眼里,暖在心里。

吃过饭,下人收走碗筷,尤氏以为自己要被带走了,心里酸楚不已,不如——

她鼓起勇气,躬身对蝶衣行礼,强忍哽咽,说:“罪妇愿以一死,求娘娘一件事。”

蝶衣知道她要说什么,没急着发声,故意冷落她一会。

如果让她抚养孩子,失去家族的庇护,她是否足够强大到可以应付生活?

尤氏一直躬着身子等待,她此次没有跪下去。

过了好一会,蝶衣才抬眼问道:“你要求我什么?”

尤氏勇敢的看着蝶衣说:“罪妇自知死罪,卑若尘埃,可仁儿是无辜的,恳请娘娘,恳请娘娘收留他!”

蝶衣纳闷:“你的孩子为什么要我来养?武王征战天下,我们随时面对危险,你的孩子还是你自己养。”

尤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蝶衣把薛仁推到她面前,说:“我这里没有婢女,你就不要惫懒,自己收拾收拾,整理整理,准备出发。以后的路,你要带着薛仁,好好走!”最后一句,加重了语气。

尤氏不明就里,收拾收拾去哪?

张老头在门口说:“尤氏,王妃已赦免你与薛仁,薛芒在南面镇子有宅子,我等这就送你们母子过去。”

尤氏感激的不知说什么好,抱着薛仁一起给蝶衣行礼。

“从今以后,薛仁是你一个人的了,他的路走的好与坏,全在你。”蝶衣盯着尤氏的眼睛说道。

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有情亦无情,眼里丝丝寒光在隐隐流动。

尤氏郑重的点头:“娘娘放心,罪妇倾毕生之力,要让他成才!”

薛仁滴溜着黑黑的眼珠,看着蝶衣,忽然咧嘴一笑。

蝶衣差点落下泪来,孩童的笑容,是世上最美的奖励!

尤氏抱着薛仁,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蝶衣的生活似乎又陷于平静。

而府衙外的世界却暗潮涌动,风云变换!

金都城内,一处茶庄后院,茶老板和伙计们正往木架上晾晒茶叶,冬日到了,喝茶的人更多了,生意不错。

晒完茶叶,茶老板便忙不迭的跑到前院大堂忙活。

“老津头,这年月你店里生意还这么好,有什么秘诀,给老弟指点一二。”对面开木工铺的刘掌柜进来打趣。

老津头,中等个头,老实憨厚,见老熟人来了,笑着说:“哪有什么秘诀,人总不能不喝茶吧。”

刘掌柜见大堂桌桌有客,有的像书生,有的像走商,他也想喝茶吃点心,就找了个相对宽松的桌子,讪笑着一抱拳:“劳驾,咱拼一个桌吧,实在没位子了。”

同桌的,还有三个人,一个是书生,留了两撇胡子,居主位,另两个像是家奴,一桌能坐四个,空余一个位子。

书生点点头。

刘掌柜坐下,扬声道:“老津头,一盘凤爪,一壶茶!”

老津头答应着,不多时,让小二给上齐了。

刘掌柜客气道:“三位一起尝尝,这家店的东西,吃起来还是不错的。”

书生没搭茬,垂着脸,转着手里的杯子。

两个家奴还刘掌柜一个客气的笑,也没搭茬。

奇怪的人,大概是外地的,认生,我还是自己吃吧。刘掌柜心想。

他拿起一个凤爪啃了一口。

一个家奴对书生说:“主子,茶凉的差不多了,再凉下去就不好了。”

刘掌柜瞥了眼桌上,茶杯都满满的不喝,讪笑着插话:“茶还是趁热喝的好。”

这次,书生竟正眼看他了,还微笑着点点头。

可他的眼神,怎么那么奇怪?明明在微笑,却让人周身生寒。

一个鸡爪吊在嘴边,还未来得及嚼一下,刘掌柜只觉眼前一花,黑影自眼前闪过,桌上的三人瞬间不见。

店内响起呼呼风声,堂内坐满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少了一半,刘掌柜瞠目看着平日里忠厚老实的老津头,换了陌生的表情,大鸟一样,迅疾往门外蹿,动作快到令人咋舌。

然而,更令刘掌柜合不上下巴的是那个书生,他像是伺食已久的猛虎,霸气兼具怒气,锐气横生,岂容任何猎物逃生?!

只眨眼间,他便快老津头一步挡住门口,赤手擒来!

二人斗在一起。

周围百姓们惊讶地看着老津头,个个不可置信的样子,这老头功夫这么好?!那书生是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