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5 夜入香闺2

作者:鲸鱼爱吃酥字数:2215更新时间:2020-04-01 16:30:49

乐竟夕从朝凤宫中出来后,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无踪,带着子颖子秀加快步伐回到芳葶宫。

主仆三人回到芳葶宫,立刻便将房门锁了起来。

“子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不像是随意提到你,而是真的注意到你了。”乐竟夕脸色难看的说道。

子颖闻言扑通就跪下来了,“小姐,奴婢绝对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和太子更是没有交集,不知道怎么太子殿下今日便提起了奴婢。”

她也是吓坏了,如今再提起,脸色还是苍白的下人。

乐竟夕见状连忙将她扶起来,蹙着眉头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对太子无意,所以今日才那般说,若是你对太子也是情深义重,那便成全了你也未尝不可。”

“奴婢对太子绝无想法!”子颖坚定而又决然的说道,泪水在眼眶中不停大打转。

“就是这样才麻烦。”乐竟夕闻言叹息一声,“我是担心太子若是真的对你上了心,只怕日后还是难办。”

“那可怎么办?”子秀在一边也焦急不已,没想到这刚入宫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子颖是婢女,得到太子的青睐可不是什么好事,“我瞧着皇后娘娘好像十分警惕的样子。”

乐竟夕目光微敛,露出些许冷意,“皇后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若是太子不死心,那皇后怕是会对子颖下手,为今之计便是找个人家将子颖嫁出去。”

子颖身子一僵,和子秀对视一眼,随即咬着下唇齐声说道,“奴婢不想嫁人,想一辈子伺候小姐。”

“这是什么话?!”乐竟夕失笑着摇了摇头,随即目光落在她们二人身上,“今日太子的事情也是给我提了个醒,也该为你们的婚事操心了。”

“若是你们有心仪之人就尽管告诉我,若是可能,我会为你们做主,若是没有,子秀还有时间再选选,至于子颖,怕是不能再拖了。”乐竟夕忧愁不舍得说道。

子秀子颖紧抿着唇角,没想到事情就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我原本是想着你们二人和子扶子蒙正好,不过若是你们有了心上人,还是要同心爱之人在一处的。”乐竟夕语重心长的说道。

虽然子秀子颖的年纪大上乐竟夕两岁,但是乐竟夕毕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看的也比她们二人长远一些。

只见乐竟夕话音落地,子秀子颖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乐竟夕敏感的察觉到不对,“是觉得子扶和子蒙不好么?还是有了心仪之人?”

子颖咬着下唇把脸别到一旁,没有言语,反倒是子秀闻言神秘一笑,凑到乐竟夕身边耳语道,“小姐不如就给子颖和子扶指婚吧,子扶怕是会做梦都笑醒的。”

乐竟夕闻言讶然地睁大眼睛,“真的?子扶喜欢子颖?”

子秀看了一旁没有言语的子颖挑了挑眉,俏皮的点头,“小姐不信就把子扶叫来,准备子扶能兴奋得上串下跳。”

“可是,子颖呢?”乐竟夕以前倒是没有关注这件事,如今乍然听见子秀的话十分惊喜,只是子秀却也只说了子扶的心思,她便又担心起子颖来。

“小姐,您看她羞红的脸,那还用问嘛?也是喜欢的呗。”子秀对着乐竟夕使了个眼神,随即绕到子颖身边,出其不意的将子颖的头扭过来。

“子秀,你竟会闹!”子颖害羞的捶打了子秀两下,才红着脸看向乐竟夕,“一切都由小姐做主。”

乐竟夕见状了然一笑,“既然这样那就是皆大欢喜了。”随即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手,“过几日我约着冀若莹去京鲜斋,就将你们二人的婚事定下来!”

“至于子秀......”乐竟夕定下了子颖的事情后就把视线落在了子秀身上,试探着问道,“你觉得子蒙如何?”

子秀闻言立刻拒绝的摇头,满脸嫌弃,“小姐,您可饶了我吧,子蒙和出家当和尚没什么区别,我可受不了他。”

想起之前在嫣明苑的种种,乐竟夕心思一凛,“子秀,你可是喜欢司然?”当初子秀可是一口一个公子有多好的。

“小姐,您说什么呢?!”子秀跺了跺脚,“公子可是小侯爷,哪是我能高攀的,我只是崇拜公子的能力而已,哪成想......”子秀本想说,没想到却是有意图的接近小姐,只是却不想让乐竟夕烦心,便没说下去。

乐竟夕目光在她身上流转,最后才颇为遗憾的说道,“既然你不喜欢子蒙,那便以后再留心寻觅吧。”

子颖的婚事便暂时定了下来。

晚上,谈榕又悄没声的翻窗来了乐竟夕的闺房,惹得乐竟夕险些再次惊呼出声,好在今日乐竟夕还没准备休息,而是坐在一边写着要给冀若莹的帖子。

“你怎么像采花贼一般?白天名正言顺的你不来,非要大晚上的翻墙。”乐竟夕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

谈榕轻佻一笑,上前将她圈在自己和桌子中间,“我看看你这写什么呢?是给哪个小伙的情书不成?”

“喏,是给冀若莹下的帖子。”乐竟夕撇了撇嘴,大大方方的将帖子递到谈榕面前。

谈榕扫了两眼后便觉得无趣的将帖子放在一边,转而抵着头,在乐竟夕的颈间蹭了蹭,“是觉得在皇宫中无聊么?我可以和皇叔说让你搬出宫住。”

他头发软软,搔得乐竟夕脖子十分痒,便一边忍着笑意一边将他的头推到一边,“你别闹我,我好好同你说。”

乐竟夕便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和谈榕说了一遍。

“也不知道太子怎么回事?子颖和他也没什么交集,怎么就留了意呢?”说到最后,乐竟夕困惑不解的嘟囔道。

谈榕倒是不显意外,扇着折扇随意的说道,“大概是你在东宫被害时,太子注意到她了吧,太子身边的女人大多是刻意讨好的,就算对太子无意,那也是小心不敢得罪,哪里见过你们主仆这般不把他当回事的人。”

“谁不把他当回事了?!”乐竟夕睨了他一眼,这话说的实在难听。

“好好好。”谈榕闻言立刻嬉皮笑脸的举起手,随即微微侧身邪笑一声,“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就寝了?”

------题外话------

呸,不要脸,臭流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