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7 姻缘

作者:鲸鱼爱吃酥字数:3233更新时间:2020-04-01 16:30:52

乐竟夕因为同谈榕心意相通,所以越来越能体会和心爱之人在一起的快乐,便也希望身边人都能随着自己的心意走。

冀若莹低着头,紧抿着唇角,思索了片刻,大约过了一刻钟后才下定决心,抬起头,“我愿意嫁给太子。”

“真的?”乐竟夕闻言诧异不已。

“嗯,其实我对太子并没有什么厌恶,我不过是不喜欢我爹一心让我嫁与他而已,其实仔细想想太子殿下人中龙凤,我若是嫁给他,该是我的幸运才对。”

冀若莹平静的模样,脸上没有半分波澜,这让乐竟夕不由得怀疑她是否言不由衷,“可是你喜欢太子么?”

“我同太子并无交集,不过我想太子那般优秀之人,我早晚会喜欢上的吧。”冀若莹摇了摇头,不确定的说道。

乐竟夕见状脸上写着不认同,还想劝说些什么。

冀若莹见她这副表情,不由得轻笑出声,“夕儿,皇后娘娘的意思是想要你来说合的吧,怎么你却一直让我认清内心?”

“我......”乐竟夕脸上一僵,她确实是因为皇后娘娘才来见她,不过她还是更希望冀若莹遵从内心。

仿佛知道乐竟夕想要说什么一般,“其实像你和小王爷这般彼此喜欢的着实是少数,其实我倒是希望自己能无欲无求的做这个太子妃,一旦有了喜欢,我怕自己会变得执拗。”

“若莹姐姐......”乐竟夕见她满目沧桑,好像看透千般桑田一般,“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冀若莹浅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只是我爹前些日子找我聊了聊,从魏茹到赵蓁蓁,再到乐家前尘,无一不是用情太深惹下的祸端。”

“我爹说,当初执意要我嫁给太子是为了掣肘乐家,如今乐家一倒,倒是不会强求我了。”冀若莹苦笑的摇了摇头,“你说,我爹一心为了商夏,将我放在了何处?”

乐竟夕心里满是震撼,没想到丞相会这样说,就算心中真的这般想,也不能说出来啊!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我爹也没什么错,让我嫁给太子也不算害我。”冀若莹深吸一口气,忍着泪水继续说道,“他说,人少了感情便少了牵绊,才能活得自在,正如他,忽视掉父女之情,才能一心为了商夏。”

“丞相他......”乐竟夕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了,对冀若莹的心疼几乎溢满她的心口。

冀若莹看了看乐竟夕的表情,露出一抹浅笑,“所以我也想开了,嫁给一个用情不深之人也挺好的,左不过如今我也没有喜欢之人。”

“夕儿,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你回宫之后便同皇后娘娘说,我愿意嫁。”冀若莹坚定的说道,乐竟夕便也没有再言语。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既然做好决定,那旁人便没有插手的理由,接下俩只能靠她自己走下去。

若干年后她是否会后悔今日的选择,乐竟夕并不知晓,只知道如今这大概已经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丞相没有温情,日后说不准会让她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管怎么说,太子都是最佳人选了。

两人简单的用了些吃食后,冀若莹便早早离开,而乐竟夕则是又在京鲜斋留了片刻。

乐竟娴今日没有来京鲜斋,听到人说乐竟夕到了京鲜斋后便匆匆赶来,得知她和冀若莹在谈事情便一直守在外面。

直到冀若莹离开,乐竟娴才出现,“夕儿,你好像瘦了一些。”

乐竟夕笑着摇了摇头,“我看是大姐姐瘦了才对,我听他们说,你几乎隔一日便会跑来一趟,也太辛苦了些。”

“若是可以我想日日过来,免得呆在府中无所事事,不过是我娘这些日子让我学习女红,没办法才只能隔上一日。”乐竟娴闻言有些头疼。

舞刀弄枪的手握着阵线,着实难受。

乐竟夕扑哧笑出声来,“原来大姐姐总往这跑是为了躲避二婶的针线活。”

乐竟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当初便不愿意学,如今便更觉得难了,不说我了,你今日怎么出宫了?”

乐竟夕闻言有些迟疑的看着她,“皇后有意撮合太子和冀若莹的婚事,让我过来问问若莹姐姐的想法。”

当初她和谈榕都动过让乐竟娴代替自己嫁过去的想法的,而乐竟娴对太子也是有些想法的,果然,听了乐竟夕的话后,乐竟娴的脸色一僵。

“原来是这样啊。”乐竟娴强笑的说道,随即便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落。

乐竟夕不知道该如何劝她,如今乐竟娴的想法只能靠她自己了断了,若是不出乐家的事情,不知皇后会作何选择。

过了片刻,乐竟娴调整好心情之后,便不甚在意的抬起头,“对了,我这些日子跟着京鲜斋的大厨们学做了一些菜,等着你什么时候会公主府,我亲自做给你吃。”

“好啊!”乐竟夕心照不宣的不提刚刚的事情,笑着应允。

姐妹二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乐竟夕便同乐竟娴一起去找了子扶,将子扶和子颖的婚事给定了下来。

子扶闻言先是愣了片刻,随即果然如子秀当初说的那般,高兴的上串下跳,恨不得把京鲜斋都捅破一个窟窿一般。

乐竟夕和乐竟娴二人好笑的看着他,“你至于这样激动么?!”

“我这要娶媳妇了,能不激动么?”子扶笑得连话都说不出利索了,看着站在乐竟夕身后一脸绯红的子颖,“子颖,咱们什么时候成婚?”

四周哄然大笑,“子扶,你也太心急了,想娶媳妇怎么也要先置办点房产啊。”乐竟夕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伸手揩了一下眼角,笑弯了腰。

子颖羞红着脸睨了他一眼,随即便转身朝外面跑去。

子扶见状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道,“子颖你别跑啊,我们这就去看看合适的宅子还有大婚用的金银首饰。”

了却了乐竟夕心中的一件大事,乐竟夕便和乐竟娴回了雅间闲聊,没过多久,便见子颖红着脸回来。

“可是商定好了在哪里买宅子了?”乐竟夕调笑的问道。

“小姐惯会取笑人。”子颖闻言,小脸更红了,过了片刻才说道,“我和子扶想着继续呆在小姐身边,所以这宅子也想在城外近一些的地方。”

乐竟夕闻言思索片刻,点了点头,“这样也好,若是没有合适的宅子你们便在公主府也未尝不可。”

子颖不禁有些迟疑,“这样太麻烦小姐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如今公主府空落落的,若是你和子扶成婚住在公主府了,我还能找你比划两手。”乐竟娴在一旁赞同的说道。

“是啊,不如你们就住在公主府吧,我也不会长住在宫中,以后回到公主府也方便。”乐竟夕也劝说道。

至于出宫这件事,乐竟夕是早就想好了的,等过了这段日子,她便搬回公主府去住,也更自在些。

“对呀对呀,这样以后小姐回到公主府,我们又能作伴了。”子秀听完眼睛一亮,在宫里这些日子可把她憋坏了。

“那我同子扶商量商量,他大概也会同意的。”子颖见状咬着唇点了点头,她也想住的离乐竟夕近一些,若是另置办宅子总是要来回奔波。

“不用问我了,我同意!”子颖的话音刚落,子扶便撞开雅间的门,坚定的说道。

“我住在哪里都一样,只要和子颖在一处就行。”子扶咧着嘴,笑嘻嘻的说道,说着还朝子颖抛了个媚眼。

子颖脸上好不容易褪去的红晕便又飘了回来,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抱了什么过来?”

子扶闻言,上前两步,将怀里红布包着的东西哗啦啦放在桌子上,献宝一般的说道,“这是我这些年东奔西走时买下的玩意,买的时候就想着你,只是却一直没敢送你,如今便一次都给你了。”

“这是我这些年攒下钱,原本是想留着给你买宅子的,既然打算住进公主府,那这些银票就交给你保管吧,你也知道我是个随意的性子,没攒下多少。”

子扶说着有些惭愧的挠了挠头,随即接着又从怀里掏出来一枚玉佩,“对了,还有这个,你别看它成色不是多好,但是是我娘留给未来媳妇的。”

说完,好像害怕子颖不收一般,着急忙慌的就拉起她的手,把玉佩往她手心里一放。

子颖看着子扶拿出来的东西,眼眶渐渐泛红,倒不是这些东西有多值钱,而是子扶的这份心尤为珍贵。

子扶是从何时开始喜欢自己,这份感情又有多深,才能处处留心买下了这么多小玩意?

低头攥紧了子扶塞过来的玉佩,眼泪就这样直直的落在玉佩上,发出叮铃的声响。

“怎么哭了?是觉得这玉佩不好么?我现在就去给你买个成色上乘的去!”子扶见她哭了便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只以为她是觉得自己拿出来的东西不起眼,便准备往外走,还不等迈腿,便被子颖轻轻勾住指尖,又哭又笑着说道,“我很喜欢,我会好好保存的。”

------题外话------

下一章,小王爷为何白天不进宫呢?那当然是在作死了,哈哈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