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1 夜入香闺

作者:鲸鱼爱吃酥字数:2135更新时间:2020-04-01 16:30:40

皇上大宴百官,借以表示内心喜悦以及对乐竟夕的重视。

宴席设在晚上,白天的时候,乐竟夕正式入了皇室的族谱玉蝶,因为乐竟夕执意不改名字,皇上只能依了她的意愿。

至于玉蝶上的名字却不能依着她的意思,皇上思来想去赐了名字湛曦,既保留了夕的音,又代表了未来一片光明。

晚上,乐竟夕穿着惠妃精心挑选的宫装,出现在大家视野时,瞬间便夺去了大家的视线,皇上坐在龙椅上看着那些大臣的表情很是满意。

“哈哈,如今寻回了六公主,朕心甚慰!”皇上极少笑得这样夸张,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下面的官员和家眷见状纷纷讨好着,究竟每个人的心中所想便不可知了。

谈榕这些日子心情一直很是烦闷,因为乐竟夕这些日子好像忘了他这个人一般,虽然那日自己说的话做的事确实有些过分,但是当时自己毕竟是气极了,哪知乐竟夕竟然如此狠心。

今日谈榕早早便进了宫,想去看看乐竟夕但是又迈不动腿,最后就在御花园逛了两圈,硬生生挨到了设宴的时间。

谈榕心里因为充满期待而惴惴不安,想着这么些日子,乐竟夕心里也该消气了,便一边喝着酒一边等着乐竟夕出现。

在乐竟夕出现的一刹那,谈榕的视线就胶在她身上,再也移不开,哪知道乐竟夕竟然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路过他身边。

入席之后,乐竟夕也只是在和惠妃和四公主闲聊,一个多余的视线都没落在他的身上。

谈榕的心情一瞬间便沉到了谷底,一口喝干了酒盅里的酒,暗自离开了宴席。

其实乐竟夕远远的便瞧见了谈榕,只是因为如今场合不对,惠妃又再三叮嘱今日不能随性而为,乐竟夕没办法,只能目视前方。

毕竟关于她,如今本就诸多流言蜚语,她不想再将谈榕扯进来。

宴席过半,乐竟夕着实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便借故离开回了芳葶宫,主角离开,皇上兴致不减,这场宴席后半程依然热闹。

只是同乐竟夕一道离开的还有司然,司然拐角便拦住了乐竟夕,有些苦涩的说道,“你之后是打算视我为陌生人了么?”

乐竟夕闻言堪堪抬起头,轻笑一声,“司然,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无论如何,你都陪着我走过了这些年,我们应该还算是朋友。”

司然闻言这才放下心来,嘴角微微上扬,“那就好,我看你喝了不少酒,回去早些休息吧。”

就这样两人分道扬镳,乐竟夕回了芳葶宫并没有立刻休息,而是想着自己和谈榕的事情,在黑暗中免不了叹息。

至于司然,则是直接出宫回了平疆侯府,没有继续设宴,不过还有一人紧跟着他的脚步一起到了平疆侯府。

司然回来之后还不能喝上一口茶,窗户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道黑影一闪而入,还不等司然拿剑,那人影便来到了司然面前。

“你和她说什么了?”那人阴阳怪气的问道。

司然见到来人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和她不愧是一对儿,怎么都喜欢夜半从我窗子进来。”

说着递给那人一个茶盅,轻快的说道,“谈榕,最近好像都不见你入宫,怎么她成了公主你就退却了?”

没错,来人正是谈榕。

谈榕结果茶盅一饮而尽,随即冷哼一声,姿态随性的倚在椅子上,“我倒是想去,人家却未必愿意见我。”

司然闻言微微一愣,“怎么,那件事还没解决?可是她今天都说和我还是朋友了,怎么会不原谅你?”

“这事情......”谈榕唉声叹气,不过还不等说下去便察觉出不对来,便直起身子,面色凛然的看向司然,“等等,你做了什么事要她原谅?”

“就是我是你送到她面前的啊。”司然也察觉出不对了,微微蹙起眉头接着问道,“怎么?她没同你说这件事么?那你们是因为什么事情吵架?”

“什么?!”谈榕闻言腾的站起身子,目光森然的看着司然,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暴露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有和我说?!”

“就是湛珩身死那一天夜里啊,我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样子,以为从我这离开就会去找你讨一个说法。”司然莫名其妙的说道。

“该死的!”谈榕闻言狠狠锤了一下桌面,周身散发着凉气,语气冰冷的说道,“你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我说一遍!”

......

司然将乐竟夕是如何找到他的,又问了什么都描述了一遍,最后蹙着眉头笃定的说道,“大概是不知道何时被湛珩发现了这件事,没想到他却一直隐忍不发。”

谈榕在听完司然的话后,牙齿咬得嘎吱作响,“湛珩!没想到你临了还要在我和她之前横插一脚,简直可恨!”

“到底是怎么回事?!”司然现在还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谈榕却没有心情回答他了,正如他来时一般,如风一样再次从窗户离开。

只是留下一句话回荡在空中,“司然,你这些天最好做好回西漠的打算。”若不是司然深知他说到做到,怕是会以为一阵风来过。

谈榕从平疆侯府离开之后,直接快马加鞭重新回了皇宫,因为知晓今日皇上宴请众位大臣,所以皇宫守卫并未加以阻拦。

他一路顺畅无比的来到芳葶宫外,依然是从窗户翻身而入。

“谁?!”乐竟夕想了许久自己和谈榕的关系,最后才下定决心,打算第二日去睿亲王府和他讲话说清楚,弥补两人的关系。

至于谈榕隐瞒自己的秘密,只要不是针对自己的,她便装作毫不知情吧。

好不容易做了打算,心里安稳许多,想要入眠,刚闭上眼睛,便感到一阵风吹过,瞬间惊醒。

“是我!”谈榕的声音低沉暗哑,因为一路疾驰,气息不稳,喘息声显得尤为的重。

乐竟夕立刻便听出来是谈榕的声音,急忙裹着一边的袍子扯开床帘,“你怎么过来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