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2 解心结

作者:鲸鱼爱吃酥字数:2176更新时间:2020-04-01 16:30:42

“公主,发生什么事了么?”门外的宫女听到了刚刚乐竟夕的惊呼,急忙隔着门问道。

如今进宫之后,子秀子颖虽然一直跟在乐竟夕的身边,不过宫中的规矩繁多,很多时候都有其他宫女守在一旁。

乐竟夕索性便也给子秀子颖减轻了负担,只将自己近身的活交给二人,平时两人能多休息便多休息一些。

“没事,我刚刚不小心碰到了东西。”乐竟夕躺在床上,抬眸对着外面喊道。

随即将一边的袍子披在身上,走到窗边一把拉过谈榕,压低声音焦急的说道,“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你以为这里是将军府么?还翻窗进来?!”

谈榕低头看了一眼被拉住的手腕,然后便抬头目光深邃悠远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好像要将她的脸盯出个洞一般。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乐竟夕有些不自在的撤下手,别过视线好似撒娇一般嗔怒的说道。

这个人真是的,大晚上跑过来也不说事儿,就这么明晃晃的看着自己,让人怪害羞的。

又过了许久,谈榕仍是不说话,像个木头桩子一般站在那,那般坚定灼热的盯着她。

乐竟夕从最初的脸红发烫到后来变得无动于衷,最后不禁有些恼怒,“你过来就是为了盯着我看的?你要是没事就走吧!”

说完便直接扭身朝着床边走去,心里将谈榕骂上了一百八十遍,还以为他过来也是想要同自己将话说清楚的,哪知道这又一个字不说,简直气死人了!

这下谈榕可算动了一下,一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直接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将头耷拉下来,下巴抵着她的肩膀,像只温顺的大型犬。

“我说你......”乐竟夕现在真的是恼火了,这人今天究竟是吃错什么药了,一惊一乍的,便冷了几分语气。

不过还不等她说完,便听见谈榕用着脆弱而又疲惫的声音说道,“让我抱一会儿,我真的好想你。”

和以往的嚣张邪肆不同,谈榕放低声线委屈的声音让乐竟夕未出口的话瞬间便哽在嗓子里。

乐竟夕心里一颤,她自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人,更何况对象害死谈榕,一个强硬的人忽然卸下伪装防备将自己脆弱疲惫的一面露出来,还真的是让人无法抵抗啊。

“唉~”乐竟夕叹息一声,那些恼火都变成了心疼和酸楚,一双手抬在空中,最后还是搂住谈榕的腰间。

谈榕感觉到腰间传来的温度,身子一僵,随即便又用力的将乐竟夕抱紧,毛茸茸的脑袋在她的肩膀蹭了蹭,心里感到十分熨帖。

“你是不是喝多了酒?”乐竟夕这时才注意到谈榕身上传来的酒味,便微微蹙眉放柔了声音。

“没有喝多,只是在宫宴上饮了两杯。”谈榕摇了摇头,低喃道。

“宫宴时,你都没有看我一眼。”说完,便又继续委屈的说道,低沉蛊惑的声音传至乐竟夕的耳边,好似要糖吃的小童一般。

乐竟夕听完不由得失笑,“如今我的身份不同,做事情不能肆无忌惮,若是我在宫宴上明目张胆的看着你岂不是让人家笑话?”

“那你不明目张胆看我,也可以偷看我啊。”谈榕说的理直气壮。

“你怎么知道我没偷看你?”乐竟夕闻言直接气笑了,“若是我偷看你被你察觉了,那其他人岂不是也能察觉我在偷看你,那不是更让人笑话?”

谈榕闻言有些激动的将自己的头撤回来,炯炯有神地视线落在乐竟夕的脸上,仿佛要确定她说的是不是实话一般,“所以,你没有不想见我?”

“唔......”乐竟夕看着他有些激动的脸轻唔了一声,随即低下头,清浅的说道,“最开始是不想见的,不过现在想开了些。”

“呵呵~”她的话愉悦了谈榕的心情,原本惴惴不安的心情就好似直冲云霄一般,邪气俊美的脸上又挂起了令人着迷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不舍得不理我。”谈榕笃定得意的看着乐竟夕。

乐竟夕见他这副模样,睨了他一眼,若是他有尾巴,怕是早就翘到了天上去,“是你不信任我的感情。”

谈榕闻言脸色一变,随即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坐在一旁,“我一直都没什么自信,那天晚上有人派人给我传了消息,说是你离开睿亲王府私会湛珩。”

“我不知道那人是谁,可是他说的言之凿凿,我便直接去了榕苑。”谈榕说到这低下头,觉得有些愧疚。

“所以你宁愿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也不相信我?!”乐竟夕听完冷声说道,虽然没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事情,但是也因为谈榕的不信任而伤心。

谈榕双手攥成拳头,目光苍凉的看着乐竟夕,“你知道那种不安么?前世,我只能默默看着你和湛珩交好,今生,我最怕的就是你同湛珩有所交集。”

“虽然你同我交心,可是我总是对自己没信心,你和湛珩之间从小便是剪不断理还乱,说是我不相信你,不如说是我自己的心魔。”谈榕苦笑一声。

乐竟夕闻言微微低垂着眉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从来没想过谈榕心中会有如此多的不安。

“我去了榕苑,见你的两个婢女又十分异常,我这心里就更是七上八下,加上你整夜未归,所以我......”谈榕仔细解释着当天的事情,将自己的心剖开。

“我是回了将军府,湛珩把司然的事情告诉我,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乐竟夕顺着他的话语气哀伤的说下去。

两个人之间都有太多的顾虑和秘密,以为自己的决定是为了对方好,殊不知却成了一切矛盾的导火索。

“当初去见湛珩刻意瞒着你,一来是怕你多心,二来也怕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会牵扯到你,既然这件事是我和乐家的恩怨,那就理该我来了结。”

“我明白。”谈榕感受到她心里的酸楚,上前温柔缱绻的将她拥入怀中,“你背负了太多,我还不相信你,抱歉。”

------题外话------

鲸鱼这本小说就要完结啦,下本会写活在谈榕话里的南翎七皇子,嘻嘻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