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3 留宿

作者:鲸鱼爱吃酥字数:2185更新时间:2020-04-01 16:30:44

“司然的事情我以为不会有人知晓。”谈榕深吸一口气,“我想着将他留在你身边,以后他就是你的人,我不会干涉,只是没想到......”

其实乐竟夕自己也很矛盾,这些天一直纠结的不过是谈榕对自己的事情了如指掌,自己却对他知之甚少。

今日乍一听见谈榕知晓湛珩的事情并非司然告知,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时,她心里最后那一丝疙瘩便也烟消云散。

虽然谈榕没有明说,但是乐竟夕也隐约能猜到,那人大抵是湛珩派去的,不得不说,湛珩临死前不禁让自己对谈榕起了疑心,同样的也在谈榕身上下手。

这大概也是他最后的不甘心吧,只是如今人已经不在了,过去的事情便过去了,而且她也该感激湛珩的这般作为,算是帮助她和谈榕更加看清内心。

乐竟夕想到这轻轻回抱着谈榕,将自己埋在他的肩窝,软糯的应道,“我知道的。”

谈榕这才放下心来,若是乐竟夕一直在意这件事,觉得自己心怀不轨,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明自己的心意。

好在,如今两人的矛盾烟消云散。

两个人就这样依偎在一处,谁都没有言语,心照不宣一般的享受着这得来不易的安定。

过了许久,谈榕才喟叹一声,轻佻地说道,“美人在怀的感觉可真好,若是再有杯美酒那就更相得益彰了。”

乐竟夕闻言腾地从他怀里站起来,刚刚的那些旖旎瞬间烟消云散,果然之前的温情都是假象,谈榕这副纨绔模样是扮习惯了。

“你该回去了。”乐竟夕语气冷了几分,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别呀。”谈榕见状紧跟着她的脚步起身,追着她来到床边,将身子倚在床边的墙上,嘴角挂着自诩风流的邪笑,“我们这么久不见,你舍得让我这么快走么?”

乐竟夕轻哂,“我这里没有美酒,你还是早点回去找你的美酒去。”说着便不耐烦的挥着手驱赶他。

只是谈榕哪是那样要脸之人,佯装被她推动了几步之后,一个闪身便绕到了乐竟夕的身后,然后动作迅速地圈住她的腰,向后仰去。

两人便一同摔在了铺好的床榻上。

“我以为你是气我那天对你有些粗鲁。”乐竟夕一时不查,整个人倒在了谈榕的身上,还不等惊慌失措的爬起来,便听见谈榕在她耳边满是笑意的轻声说道。

乐竟夕脸上瞬间爆红,脑海里回想起那日谈榕盛怒之下的所作所为,虽然最后没有得逞,但是却也十分羞人。

“谈榕,你可以闭嘴了!”乐竟夕咬牙切齿的说道,内心的羞窘让她整个人都好似烧了起来一般。

加上此时她又倒在谈榕的身上,便更觉得不自在,一边恼羞成怒的怒斥着谈榕的无耻,一边努力的想要起身。

只是如今她是背对着谈榕,挣扎的幅度难免大些,“你若是再动,我不介意将那日未完成的事情继续。”

乐竟夕身子一僵,耳边全是谈榕的灼热气息,这下她是连动都不敢动了。

谈榕见她不再乱动,嘴角偷偷勾起一抹邪笑,然后手上一用力,将乐竟夕整个人抛到了床的内侧,自己也转过身面对着她躺着。

“嘶~”乐竟夕转过身还不等斥责他,便看见了他那张放大了的脸,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怎么躺在我的床上,还不赶紧下去!你该回去了!”

“不要,我今天太累了,不想走,你就收留我一晚吧。”谈榕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你疯了?!这里是皇宫,若是你在这住上一晚,怕是明天整个皇宫都知道了,你还要不要名声了。”乐竟夕被他的话吓了一跳,用力推着他。

只是谈榕今日打定主意赖在她这儿了,仍凭乐竟夕如何推,身子都没有动,甚至还大手一抬,直接将她圈入自己的怀抱。

“放心吧,我真的太累了,让我眯一会儿,天不亮我就离开,不会坏了你的名声的。”谈榕闭着眼睛,低喃道。

“我是要明媒正娶八抬大轿将你娶回家的,这人生最重要的时刻我总要留在新婚之夜的。”谈榕感觉到她身子的紧绷,紧跟着说道。

乐竟夕听到他如此说,才放下心来,身子也渐渐软下来,只是轻声说了一句,“那说好了,天亮之前你要离开。”

“嗯。”谈榕用着鼻音应了一下,连嘴角都没有扯动,“放心吧。”嘟囔了一句。

乐竟夕见状咬了咬唇,看得出来谈榕确实是累了,便也遂了他的意思,加上这些日子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乐竟夕也是夜不能寐。

如今心上之人就在身侧,乐竟夕心里也是难得的安定满足,听着耳边谈榕传来淡淡的呼吸声,乐竟夕嘴角微微上扬,也一同闭上眼睛。

等着乐竟夕睡着之后,谈榕便睁开眼睛,深情的望着心中两世的执念,幸好如今,她在自己身边。

谈榕将身子又靠近了一些,在乐竟夕的额间印下一吻,宠溺的说道,“好梦,我的毕生所求。”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乐竟夕猛地惊醒摸了摸身侧的被褥,已经一片冰凉,见房间中也没有谈榕的影子,不由得轻笑着低喃道,“竟然连他何时离开的都不知道。”

乐竟夕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睡前一直记挂着要早些醒来,督促谈榕离开,免得被人发现,没想到竟然一觉睡到了太阳微升。

看着天要亮了,乐竟夕索性就也起了身,叫来子颖一起比划了几招,便去惠妃宫中,同惠妃用了早膳。

日到中午的时候,皇后娘娘身边的琉璃突然出现,说是想见见乐竟夕,却没有说明是什么事情。

乐竟夕想了想,左不过现在也无事,便带着子秀子颖一起去了朝凤宫。

“皇后娘娘!”乐竟夕如今见皇后虽然称不上来一句母后,但是也少了些不自在,亦如从前进宫那般,没有过分亲昵也不疏离。

“夕儿来了?快坐吧。”皇后娘娘很热情的招呼她坐在身侧,问了问住在宫里是否习惯,却一直没有进入正题。

直到另一个人的身影出现,皇后才说明意图。

------题外话------

留个小悬念,嘻嘻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