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七章:放心

作者:雁字六月字数:2401更新时间:2019-12-13 19:58:50

自从京城戒严之后,司徒漓整日无所事事在府中闲的发慌,而魏氏大约是怕她在偷偷跑出去,日日都要她去请安,若只是请安也就罢了......可魏氏还要司徒漓学着看账本,管家......

“祖母,我如今还小,晚两年在准备也是来得及的。”司徒漓坐在桌前小声的嘟囔着。

“不小了,早些打算是好的,这些都是你娘的陪嫁,”魏氏和蔼的笑着说道。

“哦,”司徒漓毫不在意,怎么说离她及笄也还有两年,她是一点都不着急,想来这两年的时间她应当能够帮师父报仇,远离这里......

可一想到这里司徒漓就不知不觉的想到了李自蹊,不知他在蜀中怎么样,自己给他的解药有没有用?司徒漓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阿漓,祖母想着京城东边有一间商铺,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等着这段时间过了不如收回来,给你练练手。”魏氏一边看着账簿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

“哦,都听祖母安排,”司徒漓心不在焉的说道。

魏氏听司徒漓的话音有气无力的,便抬头看了看她,只见司徒漓正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的手帕,像是完全没有听见魏氏说话似的,如此模样倒像是丢了魂了。

“阿漓,你是不是怪祖母拘着你,所以生祖母的气了?”魏氏佯装生气的问道。

“没有的事,祖母您别多想,我就是这几日有些无聊罢了。”司徒漓抬眼看去,强挤出一抹微笑在脸上。

“今日听你祖父说蜀中的瘟疫解了,况且这西沙国要出使咱们大慷,想必探子也必会有所收敛......”魏氏低头继续看账簿轻声说道。

“祖母,您说什么?蜀中的瘟疫当真解了?”司徒漓有些激动的抓住魏氏的手问道。

“嗯,怎么了,可有不妥?”魏氏被司徒漓吓了一跳,而后疑惑的问道。

“没有,没有,阿漓只是高兴,这蜀中瘟疫一解,就不会波及周边百姓了,自然是好事。”司徒漓强行解释道,想必她都未曾注意到她心中的喜悦。

魏氏狐疑的看了一眼司徒漓心想,这丫头最近总是一惊一乍的,不过倒也是比从前活泼了许多。

司徒漓反应过来尴尬的笑道:“祖母,您若是没什么吩咐,阿漓先回去了,”

“去吧,”

“谢祖母!”司徒漓欢快的说道,便跑出去了。

魏氏在后面喊道:“别忘了祖母的话。”

“知道啦......”司徒漓的声音从院外飘进来。

魏氏摇了头道:“到底还小啊!”

“是老夫人着急了,大小姐今年虚岁也才十三,看她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哪里知道什么儿女情长,”玉嬷嬷在一旁轻轻笑着说道。

“我老婆子活一天便少一天,自是要先替她打算着......”魏氏淡淡的说道。

司徒漓一路跑回了自己的院子,到房间时心口时还是砰砰砰的跳着,果儿一脸疑惑的看着从自己身边飞奔而过的司徒漓。

“小姐,您怎么了,后面有狗追你吗?”果儿说完还朝着司徒漓的身后望了望,只看见一片漆黑。

“琉璃,小姐这是怎么了?”果儿问道。

“不知道,小姐没叫咱们,想来是没什么事,”琉璃淡淡的说道,说完还不忘朝房中望了一眼。

司徒漓坐在书桌上两手托着腮对着漆黑的夜说道:“冷墨,你可知道李自蹊的消息?”

回答她的只有簌簌的风声......

而此时的蓝府中,蓝浅绮正在一个人专心致志的摆弄着棋盘,那紧蹙的眉毛显示出她心中的不安。

此时门外响起丫鬟的声音:“小姐,夫人叫您去她院里,说是有要紧事要和小姐商量。”

蓝浅绮的心扑通扑通的,该来的总会来的,即使是从来一遍以自己的力量又能改变什么呢?

“知道了,我换身衣裳即刻就去,”蓝浅绮在房中轻声说道。

那丫鬟便是悄悄离去,回去复命去了。

蓝浅绮换了身衣裳便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海棠去了她母亲的院子,海棠在前面掌灯,蓝浅绮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小姐,这么晚了,夫人找小姐什么事啊?不会是为了小姐的婚事吧!”海棠随意的说道。

蓝浅绮呼吸有一刻停顿,而后淡淡的说道:“应当不会吧!”

然而前世的这个时候,确实有人来蓝府提亲,虽然最后并未成功,可就是这一次的原因导致了她之后凄惨的一生。

她不是没有想过办法破解,可是她一个女儿家要如何做才能说服她的父亲,想来她要是说出那些话,她必定会被人当成疯子,有时候她也多想那只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可每每回忆起那些事都是痛彻心扉......

“奴婢今日听说有媒婆上门了,还是夫人亲自接待的,好似是什么聂夫人。”海棠有口无心的说道,大约是她在前头走着,丝毫没有发现蓝浅绮的异样。

“去看看再说吧。”蓝浅绮强做镇定的说道。

不一会蓝浅绮便到了蓝夫人的院子,蓝浅绮走进院子只听房中欢声笑语气氛很是融洽。

蓝浅绮站在门外犹豫了片刻,深吸一口气,这才推门而入。

“女儿,见过母亲,父亲,哥哥,”蓝浅绮盈盈行礼道,可是放眼望去那屋中还有一人是她从未见过的。

那少年长得十分清秀,身穿一身淡蓝色广袖长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用玉冠束着,只见他也是看见了蓝浅绮,对她轻轻点头笑了笑。

“绮儿,快来,这是你表哥,舅舅家的,你们小时候见过的,”蓝夫人温柔的笑着说道。

蓝浅绮这才回过身来行礼道:“见过表哥,”

“表妹有礼了,”那少年拱手回礼道。

蓝浅绮疑惑了前世并没有什么表哥来府中,难道因为什么事今生的事便不一样了吗?可是也不应该啊,前世的瘟疫和中秋节前夕西沙国来访都是没有变的。

难道今生的事是可以改变的?

“你表哥从锡州过来的,你舅舅的意思是快要参加科举了,让他在京城里跟着你哥哥见见世面,”

“哦,”蓝浅绮有些意外的说道,她本真的以为是聂夫人来府中提亲了,虽然如今她岁数确实到了该谈婚论嫁了,可她宁愿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嫁人才好。

“好了,都别拘着了,”聂夫人笑着说道。

“祥哥,你父亲他身体可还好?可有定下婚事......”

“......”

蓝浅绮知道不是提亲的事心中便轻轻松了一口气,只要事情有所推迟,那她总会找到机会的,蓝浅绮认真的想着。

而屋中的说笑声再也进不了蓝浅绮的耳里了,她仿佛置身在一片迷雾之中,怎么都找不到出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