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章:汇合

作者:雁字六月字数:2360更新时间:2019-12-13 19:58:46

自李自蹊出发去蜀中已过去了五日,京城中依然戒严,出城进城皆有官兵盘查,平日热闹的街道如今倒也有些萧条......

而李自蹊马不停蹄疾行几日,终于在第五日黄昏的时候抵达了巴陵,一人一骑倒也不会引起旁人注意,行走于市井中也是极为方便,李自蹊一路走并一路留下了特殊的记号。

李自蹊走在街上随意走进街边的一家客栈,站在店家面前随意扫了周围一眼,只见食客来来往往,看上去生意倒是也还不错。

“这位客官吃饭还是住店?”那老板笑眯眯的问道。

“给我一间上好的客房,在备些吃食一会送到房里去,”李自蹊说着从荷包中拿出一锭银子漫不经心的放在桌上。

那老板见是一锭银子赶忙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惊喜的竟是连头也没抬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再备个洗澡水,诺,看到门口那匹马了没有?”李自蹊说着用手指了指拴在门口的踏风。

那老板终于是抬起头朝门口看了看,缓缓点了点头。

“给我的马准备些上好的干草,顺便在给它刷刷毛,怎么样?这钱够了吗?”

“够够够,客官您保管放心吧!准把您的马给您伺候的好好的。”那老板眉开眼笑的说道。

毕竟难得来一笔大生意,他们本就是小本买卖,李自蹊给他的银子快赶上他们半个月的盈利了,那老板自然是对李自蹊有求必应了。

李自蹊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毛,便抬脚朝楼上走去。

“爷,您这边请,”一个麻溜的小二赶忙上前引路。

“爷,就这间了,这是我们店里最好的了,您先休息片刻,小的这就去给爷准备热水。”那小二说完便蹬蹬蹬的下楼去了。

李自蹊左右看了看环境还说的过去,只是和京城比就差的远了,不过他也不是那娇生惯养的人,所以倒也是无所谓。

李自蹊洗完澡吃完饭又去了后院看了他的踏风,见踏风一切都好,这才晃晃悠悠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李自蹊搭着腿,心想千渊也该来了吧,他一路都留了记号虽然有些复杂,但以千渊的聪慧想必是没问题的。

正想着便听到了敲门声,李自蹊一个闪身便下了地,匕首从袖中滑出握在手里,蹑手捏脚的走到门口轻声问道:“谁!”

“主子,是我,”千渊在门口低声应着,此时二楼的长廊上虽然没人,但千渊还是十分谨慎的戒备着朝四周看了看。

吱呀一声门开了,千渊一个闪身便进了屋,而后迅速的关上了房门。

“主子,我进城的时候在城门口看见了刘煜的车队,想必他们一会便会到了。”千渊一进屋便开口说道。

“事情办的怎么样?”

千渊随意的在桌前坐下,倒了一杯水道:“都办妥了,雷将军倒也是个明是非的,只是南越那几个老贼,确实难缠。”

“着实费了些周折,这才耽误了几日。”千渊喝了一口茶水说道。

“那边就先交给雷将军吧,另外在告诉丘为派几个人过去,只需暗中盯着即可,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十四年,雷将军为人到底如何,我们还是要有所防范,”李自蹊沉思的说道。

“是,主子放心,”

“那雷将军先前和南越勾结多是为了城中百姓,最近赋税是一年比一年多,老百姓都苦不堪言,在大兴城这段时日,属下倒是看的出城中百姓十分敬重雷将军,”

“如此一说,想必雷将军对大兴城百姓也是十年如一日,不然百姓也不会如此......”李自蹊笑着说道。

“正是,”

“主子,这刘煜什么情况?以他的个性不像是会请旨去蜀中的,怎的突然转了性子,”千渊疑惑的说道。

“此事说来话长,或许我们之前都看错了他,也或许是他隐藏的太深,”

“连十二卫都能瞒,那倒是有些本事的!”千渊惊讶的说道。

“哼!小人之辈,说来此次治疗瘟疫的药方也是窃取了阿漓的功劳!”李自蹊一说到这个问题就十分气愤,满身的杀意就喷涌而出。

想着阿漓不眠不休几日,熬的黑眼圈都出来了才研制出这药方,结果......

“那还真是小人行径!”千渊拍着桌子气愤的说道。

李自蹊道:“恐怕这三个皇子里,这看似与世无争的刘煜才是最难对付的!而且此次他突然请旨去蜀中,恐怕也是别有目的。”

两人正说着,便听到楼下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李自蹊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打开窗户站在一侧悄悄向下望去,只见是刘煜一行人到了城内了。

“还真是气派!”千渊嗤之以鼻说道。

皇上亲封的,派头自然还是要有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街上走过,城中行人见是挂的是官府的旗子都自觉的把路让了出来,为首的朱副统领坐在马上昂首挺胸看着很是傲慢。

“他们肯定是去驿站,要不要属下跟过去看看?”千渊的身体隐在黑暗中,只听见他的声音传出来。

“不必,我们先在此修整一晚,明日还要继续赶路,先不宜打草惊蛇。”李自蹊说完悄悄的关上了窗户,而坐在马车里的人对此却是毫不知情。

刘煜的人马又走了大约一刻钟才到了官府的驿站,他们马车还没到,驿站的管事便已早早候在了门口。

马车停下,车上的人还没有下来,那留着八字胡的孙管事便殷勤的上前说道:“小人见过二殿下,小人已命人备好了晚膳和热水,请二殿下移驾。”

二皇子挑开车帘跳了下来,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管事道:“起来吧,你倒是有心了。”

“谢殿下夸奖,这都是小人分内的事,”

那跪在地上的是孙管事慢慢站起身来,却是依然低着头,虽说这已经入秋了,可孙管事的额头上却还是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二皇子刘煜没有说话径直朝驿站内走去......

彼时那孙管事才抬起头来偷偷看看一眼刘煜的背影,又刚忙低下头走到前面引路去了。

“黄昏的时候小人一接到殿下要来的消息,便清理了驿站的人,殿下请放心,驿站内绝不会出现闲杂人等扰了殿下休息的。”那孙管事唯唯诺诺的说道。

“很好,”刘煜淡淡的说道,很有一副皇家的威严。

孙管事听到这两个字却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想来自己的差事应当办的还可以。

刘煜一行人便在驿站歇下了,而刘煜却不得不时时提防朱权,毕竟是皇上派来的人,他行事还是要有所顾忌,不能坏了自己在皇上心中不争不抢对皇权没有欲望的人设......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