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九章:禁足

作者:雁字六月字数:2682更新时间:2019-12-13 19:58:45

顾书宁晃晃悠悠的刚快要爬上墙头,只差一步之遥的时候,便听见身后有咳嗽声传来。

“咳咳,书宁你在干什么?”顾星眠故意说道。

吓的扶着顾书宁的霏儿手一软,顾书宁便是晃晃悠悠的要掉下来。

眼见顾书宁就要从墙头上摔下来,顾星眠眼疾手快跨步飞身一跃便是在空中接住了掉下来的顾书宁。

顾书宁吓的用手紧紧攥住顾星眠的衣襟......

待顾星眠双脚平稳落地后,顾书宁才偷偷睁开眼睛,便是瞧见了顾星眠那张比碳还黑的脸,吓的她赶忙又是闭上眼睛......

顾星眠:“......”

顾星眠见顾书宁装糊涂,便是一把把顾书宁从怀中扔下去,扔完后还嫌弃般的假模假样的弹了弹自己的袍子。

顾书宁揉着屁股说道:“既然最后都是要摔,大哥还不如不要去接我,让我直接从上面摔下来便好,哼!”

“我若是不接你,恐怕此刻你便要坐在这哭鼻子了。”

“谁会哭鼻子!”顾书宁倔强的说道,说完还心有余悸的看了眼那高高的围墙,她发誓若是从那上面摔下来,她当真会哭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安分的呆在府中,果然一抓一个准!”顾星眠不屑的说道。

“今日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你管我,”

“那我去回禀了父亲,”顾星眠说着便假意往外走,

“哥哥哥,我说,我说还不行吗?”顾书宁拉着顾星眠的袖子说道。

“喏,不是说京城里有什么西沙的探子吗?你们又不让我出府,那我只能趴在围墙上看看外面风景喽!”

“哦,原来只是为了看看外面的风景!”

“是啊,是啊,”顾书宁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哦,原来如此,所以看风景便也要来这偏僻的的地方吗?我怎么记得这外面没什么可看的景吧!”

“有的,有的,”顾书宁呵呵的笑着。

顾星眠瞥了一眼顾书宁道:“方才我回府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司徒府的小厮送来了一封信,”

“给我,给我,定是阿漓给我的,”顾书宁急忙的跑过去接过信封。

迫切的打开便看到几行娟秀的楷书,顾书宁一行行的看过去,脸上却渐渐流露出失落之色。

“阿宁,信上说什么?”

“阿漓说她今日不能来了......”顾书宁沮丧的说道。

“哦,那既如此你便好好在府中呆着吧!”顾星眠幸灾乐祸的说道。

“信上还说什么了?”顾星眠装作好奇的问道。

“嗯,其他便没什么,不过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过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顾书宁高傲的说道。

顾星眠淡淡道:“我才不想知道,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你也给我好好待在府中,”

顾星眠转身走了,而后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说道:“哦,对了,父亲说了要你禁足府中一个月!

顾书宁在他身后对他吐着舌头,很是不满......

顾书宁小声嘀咕着:“禁足一个月,中秋都要过了,我还要逛灯会呢!”

顾星眠走远后,霏儿轻声对顾书宁说道:“小姐,我们回去吧,”

“嗯,折腾了半日到底白忙活一场,还弄得浑身脏兮兮的,”顾书宁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又皱又脏。

而此时司徒漓派人给顾书宁送了信便是放下心来,简单喝了点粥便去了老夫人院里。

老夫人对昨日之事只字不提,司徒漓便也不再纠结此事了,请了安便要去找司徒蓓,毕竟自己的男装还在她那!

司徒漓绕过小花园在走廊上正巧碰到了喂鱼的晚姨娘,她一眼扫过便瞧见晚姨娘的肚子,如今孩子已有五个月左右了,看上去已经很大了。

司徒漓本不想和晚姨娘照面,可奈何晚姨娘远远的便瞧见她了,司徒漓也不好在折回去,便只好往前走了。

“大小姐,”晚姨娘抚着肚子,微微行了一礼道。

“晚姨娘,你有身子,不必了,”司徒漓淡淡的说道。

她原本实在不用理会这晚姨娘,毕竟她当初告诉司徒漓她母亲的那些事,也不过是利用司徒漓,为了保住腹中胎儿而已。

如今王氏去了家庙,这府中已是无人可威胁到她了,那王氏就是要回府也是年前的事了,若到了年前想必晚姨娘也快要临盆了,王氏也奈何不了她了。

“大小姐,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啊?”

“晚姨娘,我想本小姐去哪儿还没必要告诉你吧!”

“大小姐自是没必要告诉妾身,只是不免有些人要去告诉老夫人。”晚姨娘话中有话,司徒漓听得明白,但是却并不想被晚姨娘当枪使。

“妾身以前听人说啊,这狩猎若要想抓住小狼,就要趁老狼出去的时候动手,否则老狼回来,孰胜孰负可就不好说了。”晚姨娘抚着肚子看向湖对面笑着说道。

“多谢晚姨娘提醒,晚姨娘管好自己就是了,如今是有双身子的人了,万事更得小心一些,这湖边,河边还是少来为好,若是不小心失足,可如何是好。”司徒漓瞥了一眼晚姨娘同样淡淡的说道。

“多谢大小姐关心,”晚姨娘轻轻笑道。

“难道大小姐对昨日之事就不觉得奇怪吗?”

司徒漓没有说话,她知道晚姨娘是提醒她,可更多的还是想借她的手扳倒王氏。

“晚姨娘多虑了,昨日不过是我贪玩回来晚了,这才惹的祖母担心。”

“是什么,大小姐心里很清楚,不是吗?”晚姨娘看着司徒漓的眼睛说道。

“我想晚姨娘也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万事都不要动错了脑筋才好,”

司徒漓淡淡笑了笑,径直从晚姨娘的身旁走过。

“小姐,晚姨娘这是唱哪出?”琥珀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晚姨娘轻声说道。

“管她唱哪出,若她安安分分也就罢了,若是.......就别怪我不客气。”司徒漓淡淡的说道。

“奴婢瞧着,晚姨娘今日所说倒像是好心。小姐以为昨日之事是谁?”

“还能是谁,如今这府中看我不惯的除了她们姐妹俩还能有谁。”司徒漓毫不在意的说道。

“不过此事更像是司徒茜的手笔,以司徒茵的脑子她是万万想不到这一步的。”司徒漓语气平淡。

说话间便是到了司徒蓓的院子,司徒蓓正在弹琴,见司徒漓来了敢忙起身道:“姐姐,你来了。”

“嗯,我来拿衣裳。”司徒漓凑近司徒蓓的耳朵轻声说道。

“哦,衣裳我都替姐姐收着呢!只是姐姐昨日为何穿着男装啊?”

“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是男儿的装扮上街要方便些,女儿家到底行走不便,我便想要尝试一下,哪知就这么一次便差点被祖母抓了个正着,不过还好有四妹妹。”

“哦,姐姐随我来。”司徒蓓拉着司徒漓的手便进了她的寝殿。

司徒蓓从床底下摸索出一个包袱道:“给,我帮姐姐偷偷藏着的,连我院中的丫鬟都不曾知道。”

“谢谢四妹妹,”

“姐姐不用与我客气,不过我听母亲说最近城中不太平,姐姐还是别出去的好。”司徒蓓担心的说道。

“嗯,现在想出去也出不去了,祖母让我在府中禁足半月,”司徒漓心无可恋的说道。

“啊,姐姐,你别难过,也不一定是祖母要禁你的足,母亲跟我说最近都不让出府的。”司徒蓓出言安慰道......

后来两人又说了会闲话,司徒漓见司徒蓓方才在弹琴,二人便是就琴技切磋探讨了一个多时辰才意犹未尽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