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章 大结局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7237更新时间:2020-02-13 10:52:50

京城。

绣衣都尉王江每天假积极,早早便去宫里侯着上朝。

也是他造化到了,平日相当自大的他,家里没设护卫,自信在京城无人敢动他。

普通人是不敢,可夜天不是普通人。

几条黑影利索的翻入后院,四下里埋了无数个巫蛊小布偶。

廷尉府廷尉张河,下朝后便接到管家报告,有人看到绣衣都尉王江在家里画小人诅咒当朝。

因太子巫蛊案,全国战战兢兢,都是这个王江兴起的事端,如今他也卷进去了?

素以严酷审案著称的张河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当即兴奋起来,若此案办的好,自己能载入史册呢。

“来人,召集人手,去会会这位绣衣都尉!”

张河一个犹豫都没有,召集所有廷尉府兵,围住了王江府邸。

管家纳闷,老爷是不是也太雷霆了些?他怎么就笃定王江院里一定有巫蛊布偶?

张河面上不说,心里是清楚的。

敢动王江的,确实不是一般人,十有八九是皇亲国戚,如今只不过给我递过刀柄,借我的手,除掉王江。

我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王江正由老仆伺候着穿上精美的女装,在铜镜前扭来扭去。

他这个异装癖好,外人并不知晓。

当廷尉府的人,抓着一把小布偶,把女装的王江揪出来时,张河一下从马上跌下来!

下巴都惊掉了!

很快,朝堂都知道王江知法犯法。画小布偶诅咒当朝。

圣武帝震怒了!

尤其是王江身着女装的样子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名声扫地,再无挽回余地。

皇帝下令立刻将王江押入低等大牢!

辜负他的信任,实在可恶!

有人向皇帝进言,太子巫蛊许是被王江冤枉的。

“查清楚了吗?”皇帝拧眉。

“没,没有……”,就算能查,皇宫里的事那么深,谁敢认真查?

皇帝皱了眉头,没再说话。也没说放太子出来。

“皇上,不如调北军回来一部分,镇压反贼?攘外必先安内啊。”盐铁使,叶谕,叶大人进言。

“有道理,来人啊,传朕旨意,召回一万人马平叛!”

也巧了,旨意刚下,立刻有人飞速来报:“捷报,捷报!”

“启禀皇上,北军骠姚校尉魏无忌八百里长驱匈奴腹地,斩杀匈奴大王,俘虏其王室二百人,我军大获全胜!”

“好!”皇帝大喜过望:“赏!赏!这个魏无忌朕以前没听说过,他可回来了?”

“回来了。”

“好!朕封魏无忌为冠军侯,领一万人马,前去平叛!”

“遵旨!”

于是,皇帝无意间将魏无忌送到了夜天跟前。

京城外,莲花山。

士兵来报,朝廷领兵大将是魏无忌。

万青说道:“此人竟能深入匈奴腹地千里,是个人才,不可小觑。”

夜天目露精光:“不知这位素未谋面的表哥,是何脾气秉性。”

“殿下,原来他是您表哥?”万青惊讶。

“是啊,皇后娘娘亲口告诉我的。”叶子接话。

“那他知道与殿下的这层关系么?”万青问。

夜天摇摇头,“孤也不知。”

叶子凑近夜天,“不如先礼后兵,着人去探探他的态度,亮出你的身份。”

夜天点点头。

万青也表示同意。

派谁去呢?高树人在京城里盯着,还没回来。

叶子一拍胸脯:“要讲能说会道,就数着我了吧,让我去啊。”

你?你一女子孤身入其军营,那不是羊入狼群?

万青瞥她一眼。

夜天再次皱了眉头,“叶子,这是男人的事。”

万青眼睛在二人身上转转,心想,不如自己去。

还未说出口,便被叶子打断:“打住,万大哥,不要说你去的话,你是军前大将,怎可轻易离营?”

她又转向夜天,说道:“检验一个男人最直接的手段便是当一个美女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是不是能克制守礼,若能守礼不欺,则有三成可信。”

“如何只有三成可信?”万青问道。

叶子脸突然有些红,怎么跟这些汉子说呢?男人当然是人前一面,背后一面啦。

人前三分信,还要看独处的七分。若二人独处,他仍然守礼,则可信矣。

“叶子,你是说,你来做这个验金石?”万青终是头脑灵活些,情商高。

“对啊,你们派人约他于长亭见面,站前敌我双方大将相会,也是常有的事。介时,我便先出场,令其松懈,你们再扑上来。”叶子说道。

“叶子,我说过这是男人的事。”夜天有点不高兴,这丫头怎么老是这么大胆?

“夜天——”,叶子撅起嘴,少见的拉着长音,撒起娇来。

万青一哆嗦。妹子啊,这才有点女孩的样子嘛。

“你们聊,你们聊,我出去安排一下……”万青眼力劲十足。

待万青一出去,叶子手臂一紧,人已被拉到夜天面前。

很近,近到鼻息相闻。

熠熠双眸,光辉乍现,伸手捏起叶子下巴,磁性声音低叹:“我,该拿你怎么办?!”

叶子咽口唾沫,结结巴巴说道:“我,我,我,我一个人出去,若能赚得魏无忌,我们大军便事半功倍。”

“战场,是男人的事。”

叶子急了,他怎么反反复复都是这句话,“夜天,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不是普通男人,我也不是普通女人,不要小瞧了我。”

夜天微怔,她说的对,她的确不是普通女人。

叶子往后一步,退开他掌控,说道:“就这么说定了,快点给我准备漂亮衣服。”

说完,嘿嘿一笑,两手一拍:“听说这个魏无忌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真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嘻嘻……”

说着,不顾夜天黑着的脸,拉开房门跑了。

夜天无奈摇头,心里其实是有些骄傲和自豪的。

这样的女子,天汉朝仅此一个!

魏无忌,二十出头,身材魁梧,面相英俊,正在大营休息,忽听士兵来报,叛贼夜天派人送来帖子,约定十里长亭聚一聚。

“这个夜天,倒有几分不同。”敢阵前约见,有点意思。

“来人啊,备下刀斧手,长亭外埋伏。”他吩咐道。

“是!”

魏无忌接了帖子。

夜天亲自带队,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靠近长亭。

夏日清晨,阳光灿烂无边。

长亭内,负手而立一位年轻的将军,目露威严的看着夜天这边的马车逼近,马车周围,只有一百人护持。

他眉毛一挑,这夜天有胆量啊。

马车车帘打开,一人从车内出来。

长裙曳地,红衣妩媚,长发飘飘。

搞什么?!竟是个美娇娘?!

魏无忌皱眉看着女子施施然走进亭中。

埋伏的刀斧手本来全情戒备,看敌方竟出来个女子,纷纷露出脑袋好奇的看,埋伏的地点露了都不自知。

叶子今天是女人的不能再女人,收起往日调皮,一举一动,舒缓大方,十足的气质做派。

“见过魏将军。”叶子缓缓屈身,以女子礼施一礼。

魏无忌皱眉看着她,也不说话。

叶子抬起头来,无惧地盯上他。

看到她眼中的沉定和点点野性,魏无忌不由一呆。

这女子,似乎不同。

“魏将军,你看够了么?!”隐在马车旁的夜天,一步站出来。

叶子无奈,本来约定的流程是叶子先和魏无忌聊聊,最后再引出夜天。

没想到,夜天一看魏无忌盯着叶子,就不淡定了。

人家什么也没干呀,眼神也很正常呀。

埋伏着的刀斧手,一看有男人出来,立刻戒备。

“你——”,魏无忌吃惊地看着夜天。

他这眼神,怎么像认识夜天?

“魏将军,你可认得孤?”夜天一入亭中,凌厉沉稳的气质便散发出来,倒与叶子往日所见温柔眉眼又格外不同。

难道他的温柔,只属于我?嘿嘿……

夜天踱步至前,不动声色地将叶子掩在身后。

“扑通!”叶子吓一跳!睁目看去,魏无忌扑身跪倒,俯首便拜。

口呼:“莫青座下右使魏无忌,叩见太子殿下!”

埋伏的刀斧手懵圈了,震惊了,亭中的少年是太子?!

叶子惊讶的说不出话。

饶是夜天,也微微吃惊。

他手一扬,“魏将军,起来说话。”

魏无忌恭顺的站起来。

叶子自夜天背后露出半颗脑袋,“魏无忌,你怎么知道他是太子?”

叶子直呼他名讳,他并不以为忤,垂目低声说道:“殿下的替身,是末将找的……”

啊!那就难怪了。

“魏将军既已知晓其中关节,该当如何?”夜天沉声问道。

“殿下欲重整朝纲么?”魏无忌出声问道。

“不错!”

只沉默一瞬,魏无忌即说道:“末将当跟随殿下左右,鞍前马后,莫敢不从!”

太好了!叶子大喜。

夜天却沉静的多,“既如此,魏将军,去将王江抓来,放出牢内太子。”

哇,叶子眼里冒星星了,要是做成这两件事,夜天的巫蛊案,就解了!

“末将领命!”魏无忌朗声应道,旋身出了长亭,率军走了。

叶子眨眨眼,速度!瞧瞧这效率!

她迈着小碎步,走到夜天旁边,抬起头看着他,“所以,本姑娘今日出来的意义是……”

夜天垂目看着漂亮的她,嘴角牵起微笑:“做试金石啊。”

“他哪用得着我试……他……哎哟……”再要说什么,身子已悬空。

又是公主抱!

大庭广众的,我这小心脏还要不要的啦。

夜天邪魅一笑:“这试金石做的好!”

试出他的心啦。

一看到别的男人盯着叶子,就浑身不舒坦!

夜天抱着叶子没撒手,直接跳上马车,坐进去。

叶子扭了扭,“可以下来了吧。”

夜天低笑一声,轻点她鼻头:“就是淘气。”

却也不再箍着她。

叶子急忙蹭下来,坐到旁边。

夜天屈起臂肘,眸光温柔,罩向叶子,如云似雾,久久不离。

叶子脸颊又烧起来。

一路在夜天的目光煎熬中,回到了大本营。

立刻跑入军帐,再不肯露面。

魏无忌以其勇猛迅疾的战斗力,将王江从大牢内薅出来,又放出了太子替身。

张河一纸奏报呈到朝堂,太子巫蛊案,有新进展!全系王江一人陷害!太子是冤枉的!

圣武帝有些发懵。

彼时,王江已被拖出大牢,带到莲花山。

叶子瞠目看着这个一身女装的怪物,就是这个人,把夜天拽下来的?!

夜天背过身去,“魏将军,让他上路吧。”

王江鬼吼鬼叫半天,被魏无忌一掌打死。

只一掌!

夜天看也不看尸身,携带叶子返回大营,准备蓄积力量,应对朝廷再次发难。

此时,朝中大臣见王江已废,有些人纷纷露头转向,要给太子平反。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一位鸿学大儒轻装进京,递上折子,诚恳的描述了皇上和太子的父子关系,认为两父子没必要闹成这样,倒让太子位空悬,社稷不稳。

圣武帝似有悔意。

“皇上,有件事,奴才不知当讲不当讲。”大太监朝安说道。

“讲!”

“皇上,官狱中的太子是假的,叛乱的夜天,才是真的太子殿下。”朝安说道。

“什么?!岂有此理!”皇帝怒了。

一纸诏书下达,太子刘晔华欺君,着废除太子位!

一丝悔意,荡然无存。

是夜,一个妃子穿着暴露,带着食盒溜进了皇帝寝宫。

“皇上,皇上?”昏睡的皇上丝毫没听到她呼唤。

美人蹑手蹑脚来到香鼎前,捏起药粉,撒到鼎内。

不多时,榻上的皇帝面色潮红,激动不已。

美人得逞了。

朝安满面红光的告知內侍太监:“记上一笔,皇上宠幸王美人一夜。”

当天晚上,几名小太监溜进秦美人宫里,一番施为,秦美人再没醒来。

次日清晨,龙榻上的皇帝也沉睡不起。一道诏书却由大太监朝安如期在早朝上宣布,“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立三皇子为太子,母王氏为皇贵妃!”

冷宫内,莫子玉梳妆打扮完毕,对元娘说道:“走吧,出去看看。”

元娘恭敬地执起皇后的手,打开冷宫大门,迈步出去。

她以前是多么信任王美人,竟然是个蛇蝎心肠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彼时,王美人正在宫里画眉打扮,准备自己的贵妃大典。

听闻皇后娘娘驾到,她吃了一惊。

皇后怎么会出来?!

我蛰伏多年,眼看功成,可不能让这老妇毁我前程!

“她带了人手么?”王美人问身边人。

“没有。”

“好,你吩咐他们,皇后进来,就给本妃拿下!”

“……是……”

“不劳美人费心,我自己进来了。”皇后莫子玉淡然说着,迈步进来。

王美人起身瞪着她,“你都知道了!”

“是。”莫子玉看着她,无波无澜。

“你想干什么?!”

“我以皇后之名,命你交出谋害皇上的解药,自请入冷宫吧。”莫子玉说道。

“不可能!你一个弃妇,空有皇后之名,谁会听你们!来人!把莫子玉给我拿下!”王美人嘶声大喊。

莫子玉笑了,淡淡地笑了。

“魏将军,请进来吧!”元娘恨恨地盯着王美人。

王美人大惊失色地看着魏无忌走进来,铁甲裹身,带着武力进来的!

“拿下。”莫子玉轻轻挥挥手。

几个太监钳制住嘶吼乱叫的王美人,押下去了。

王美人宫里人全惊呆了!

所谓风云变换,原在一夕之间。

魏无忌迅速控制整个皇宫。

莫子玉重返圣坤宫,执皇后印,统辖后宫,命魏无忌即刻迎太子刘晔华进宫!

消息传出去,举国沸腾!

良臣欢欣,奸佞心惊!

朝堂注定恢复正道!

布置奢华的叶府,却各个胆战心惊,叶谕咆哮道:“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王江,都把太子拉下来了,却没想败了,早让他逼假太子坐实巫蛊案,他说等皇帝老了的,这一等,等出岔子了!皇后没死,太子也没死!”

“老爷,莫要狂躁,别人都不知道王美人是咱们亲生女儿,连累不到咱们。”叶谕的夫人,王心如说道。

王美人冠母性,是叶谕布下的棋子,准备着若无事,女儿登皇后位,全家享福。若有事,人们都不知其中关系。

“你懂什么!她败了!她败了!”叶谕咆哮!

王心如怒了:“这怪谁?!还不是怪你那姘头生的好丫头!”

叶子?

叶谕冷静下来,对,还有她,我去找她,认个亲,她若能巴结上太子皇后,比王美人强!

有些人的脸皮厚到一定的地步,他自己却毫无察觉。

自私自利,至贱无敌!

……

莲花山大营,夜天全军准备,进驻皇宫。

却传来盐铁使叶谕叶大人来认亲的报告。

叶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使劲抠抠耳朵,盯着眼前这个唤自己女儿的男人。

“好女儿,我是你爹啊!”叶谕使劲装出慈父的眼神。

叶子上上下下打量他片刻,“喔,你就是那个骗了我娘的叶腚。”

叶谕拼命点头,不时拿眼飘飘旁边站着的夜天。

真是太子,女儿真得攀上了太子!

“哈哈——”叶子哈哈大笑起来,“夜天,他说他叫叶腚,是我爹呢。”

夜天冷冷看着这个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外表有几分“姿色”,内心竟那么龌龊。

“叶子,你准备如何处理?”夜天问叶子。

处理?叶谕不淡定了。

“我可是你爹,当今……”

“行了!你不是我爹,我还不处理你。来人,抓起来!”

叶子一声令下,几个汉子窜进来,捆了叶谕。

“叶腚,待回宁县,你与我母亲聊聊吧,至于我,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我不是你女儿。”叶子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你是谁?”叶谕瞪眼。

“你管得着么?!”叶子翻一白眼。

叶谕再要挣扎,被拖出去了。

夜天走过来,轻轻拍拍叶子肩膀,眼神里都是温柔。

叶子哈哈一笑:“晔华,我真不是他女儿!”

“真的?那你是谁,能告诉我么?”夜天俯身,望进叶子的杏目。

他长长的睫毛快扇到我啦!

双唇就在眼前!

我只需稍稍抬头!

这酸爽,噢!

叶子心里又唱开了!

“告诉我,你是谁?”夜天长睫煽动,叶子彻底丢盔弃甲。

“我,我是来自千年以后的人,我——”

完了,完了,脑子一短路,什么都说了!

夜天得把我当怪物吧!

“噢?你是千年以后的人?”夜天双目含笑,定定的看着慌乱的她,一点没有退后的意思。

“不,不是,我就是我,叶子啊!”叶子慌忙更正!

夜天喉间滚出一串磁性的笑,“不怕,就算你是千年以后的人,我也爱你。”

爱?

他刚刚说爱么?

叶子脑子彻底短路,忘记夜天近在咫尺,晕晕的抬头!

唇上一暖!

夜天嘴角勾着笑,长臂收紧!

次日清晨,霞光万道,瑞霭千重!

万青,杨瑞,魏无忌,簇拥着夜天,不,太子,刘晔华,浩浩荡荡开进京师。

皇后莫子玉站在宫门口迎接!

刘晔华,十八岁的少年,经历人生大起大落,终于战胜自己,于江湖中起势,挽回颓势,重返朝堂!

侨诏的三皇子被废除皇子头衔,贬为平民。王美人毒害皇上,赐绞刑。

皇上苏醒后,伸悔自己决策错误,当天即颁布禅位令,传皇位给刘晔华。

一切尘埃落定。

晔华登基大典即将在明日举行。

皇宫内却找不到叶子。

“母后,有看到叶子么?”少帝不淡定了。

他整天忙得团团转,竟没看好她。

莫子玉笑道:“她回宁县接母亲了,说今天回来的,此时却还未回。”

晔华马上说:“母后,儿臣出去找她。”

莫子玉想阻拦,但看到儿子脸上的表情,却又收了声。

趁着爱还在,好好爱一场吧!

少帝脱去明黄锦衣,重着劲装,策马出城。

十里长亭不远,一辆马车嘚嘚跑来。

万青骑马,老冯头驾车。

晔华策马当先,手下的护卫将马车围了个溜严!

叶子从车内探出脑袋,喝道:“何方妖孽?!”

晔华跳下马来,嘴角勾着笑,跳上叶子的马车。

万青并老冯头,纷纷跪地叩拜。

姜雪娘慌忙从车里出来,给他们让地方。

晔华慢慢欺身靠近,磁性的嗓音格外迷人:“你说谁是妖?竟敢私离皇宫?该怎么罚你?”

叶子捂着嘴巴,脸红成了猴屁股,“我,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一句话没说完,又被箍住了!

马车颤颤巍巍,缓缓驶进京城。

次日,刘晔华正式即皇帝位,主宰天下沉浮!

后宫空空荡荡,叶子甩着宽大的袍袖在宫里晃悠。

柳儿跟在她身旁,笑得见牙不见眼:“皇上对姐姐的宠爱,天下无人能敌,后宫竟只纳姐姐一人。”

叶子皱皱鼻子,瞪她一眼:“最好不要再纳别人,否则……”

叶子突然皱起脸来,“我的小心脏可受不了喔……”

柳儿神神秘秘,“那姐姐可要抓住皇上的心,莫要他跑了。”

“抓,得抓……”,叶子连声道。

忙碌得脚不沾地的少年皇帝,硬是偷个空回了后宫一趟。

待叶子成了他的新娘,他才满意的笑了,“此生,你都是我的人了,跑不掉了。”

天汉朝新帝,锐意革新,肃清官场,国家迎来新气象,蒸蒸日上!

远在宁县的老姜头和刘氏,彻底的抬起头来,每日昂首挺胸,逢人便夸自己有个好外孙女。

瓦口村一派安宁,再无腌臜之事发生。

除了一个人,叶腚,被关在姜雪娘和叶子以前住的草屋,彻底的体验体验生活。

皇宫内,少帝同少后携手,共同治理天下。

前路虽无限坎坷,只要二人一心,便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我们唯有衷心的祝福他们,天长地久,江山永固!

全文完。

------题外话------

各位小可爱,你们会想我么?我准备重新安排一下自己的生活,文只能先写到这里,要同夜天和叶子暂别,心里竟生出许多不舍。各位小可爱,下一本再见喔。希望你们都还在。呜呜,竟有些想哭呢。爱你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