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2章

作者:寒声碎本人字数:2086更新时间:2019-11-23 11:32:03

“啊!”她忽然尖声吼叫一声,推开福来,踉跄着跑到下人群里,夺下她们手里的东西就往地上摔!

名贵的青瓷红釉摔到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屋里的兰春月正准备入睡,被这突兀的一声惊到,心脏猛地一缩,喝令老妈子出去看看。

崔婆从屋里出来,便看到崔青在院子里撒泼,抓到东西就摔,下人们退退缩缩不敢近前。

忙跑过来拽住她“我的太太哟,您这是怎么了!发火也不该摔东西啊。”

崔青累的气喘吁吁,直着嗓子喃喃说道“让你吓我,让你吓我,去死吧,去死吧!”

崔婆吃了一惊,如今天色已晚,莫不是入峰峦院近了邪祟?

忙扬声吩咐“把这些东西全都扔出去,不要放这春徊院!”

“婆婆,那,那要放哪里去?总不能堆到路边?”福来小心问道。

崔婆瞪她一眼,说道“哪里来的,搬回哪去。”

“哦。”福来只好答应着,这都折腾什么呢!

崔婆拽着崔青往屋里走,一面派人去寻艾草要驱邪,一面安顿她躺下。伺候完小的,伺候大的,一番折腾,累的她呼呼喘气。

想着下午崔二老爷来,已得知兰春月有身孕的事,说会帮忙全力促成此事,也不知结果如何了。

牡丹别院。崔二正被黑痣男训了个狗血淋头。

“废物!废物!我跟你说过没有?平日没事不能到这里来,你怎么敢来这牡丹别院的?!”

崔二缩缩脖子面带委屈“大人,这不是有事么,小的小的来求大人庇护”

“哟哟哟,你倒成了受气小媳妇了?!这些事是谁特么造成的?!你那外甥女是本大人让她有身孕的?”黑痣男翘着黑毛嘶吼。

“不不不,怎敢劳烦大人”

“什么?!”

“不不不,须得劳烦大人,”崔老二嘴瓢了一脸焦急说道“小的外甥女已有孕三个月了,马上快显肚子了,您无论如何得帮忙啊,这旦王怎么还是没动静呢?”

黑痣男人气得拿起桌上的茶壶就摔了出去“你让本大人出面,你的脑子被狗吃了?!本大人一旦出面说这个事,我们辛苦这么多年的潜伏不全曝光了么?人人都会立刻知道,你崔家背后的手是本大人我!崔老二啊崔老二,你特么就做个强盗,还能出个彩,其他的事,狗屁不行。”

崔老二心里猛啐一口,面上却卑微地连连点头“是是是,若没大人的英名神武,我崔二就是个屁。可是大人,如今您看?”

黑痣男阴沉的目光似要杀人“崔老二,本大人看在你的面子上,会帮这个忙,不过,你要替本大人守好封地的秘密,不然,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如今流云山被端,那些匪徒没一个好种,准已吐了个干净,崔老三的镇南镖局定保不住了,你给我仔细你的脑袋,近期全都蛰伏不动,更不可再出现在本大人身边!”

崔老二猛然一惊,骇然抬头,对上他渗人的目光,心里一哆嗦,脑袋深深垂下去,跪伏在地“奴才尊令!可我兄弟”

黑痣男猛一瞪眼珠子,白色的瞳仁差点夺眶而出“不是早让他藏了么?镇南镖局是个空壳子,让他们扑去!”

“是是是,大人英名!”

“废物!”

崔二挨了一顿骂,汗涔涔地从牡丹别院出来,爬上暗巷里停着的马车,呆怔良久。管家小心的凑近车窗,低声问道“老爷,可有吩咐?”

半晌,车厢里才传出声音“派人传话给乌头,让他们太太捂好自己手里的本子,任何人都不要放出去!”

“是。”

“还有,叫管事们回来见我!”

“是”

可当时已是深夜,但即便第二日乌头的话也没传出去,却是为何?崔青听说唐老太要去安国公府上,一定坚持要跟着。因此,乌头扑了个空。

圣安城公候之地,城北,阔大干净的巷道,身穿统一棕色家仆服饰的小厮们正扛着扫帚沿巷打扫,巷子里铺着整齐的长条形青石板,一丝杂物都没有。巷子中间,安国公府阔达丈许的黛青大门紧闭,门楼两旁高立着两个耳楼,庄严气势。

唐老太的马车在角门处停下。

玉溪扶着她走下来,便有一身着蜜合色锦衣,身形高挑的女子迎出来,后面跟着一小丫鬟,满脸含笑的朝唐老太施了一礼,说道“老夫人听说您要来,一早高兴的合不拢嘴,早早吩咐我们备下茶点,奴婢这便引您过去。”

跟在后面的崔青暗暗咋舌,这女子原来只是个丫鬟,瞧着穿的跟个小姐似的。

唐老太笑着攥住她的手,说道“翠玲,有劳你亲迎出来,这便是你婶子,带着她一起来拜访拜访我老姐姐。”

翠玲这才探目看向她身后,见一名脂粉气略重,身穿华服的妇人正朝她笑的眉眼不见。开口说道“哦,原来是婶子,奴婢这厢有礼了。”朝着崔青虚虚行了一礼。

崔青堆着笑,自手上撸下一个玉镯塞到翠玲手里,“给,孩子,婶子的一点心意。”

翠玲笑道“婶子太客气了。您在府里是?”

崔青脸色一僵,尴尬地回道“我,我是老太太的二媳妇。”

“哦,原来是二太太,失敬。”翠玲微颔首。

唐老太太打哈哈道“她一向操持府里劳累于琐事,少出门,今日天气好,便带她一起出来了,算是陪着我这个老婆子。”

翠玲近前搀扶着唐老太,笑道“欢迎你们多来走动走动,我们老夫人定是欢喜的。”

唐老太笑眯眯由她搀扶着,进了安国公府。

崔青从福来怀里夺过一个锦绸包裹的包袱,牢牢抱在怀里,不断默念,赤狐裘啊赤狐裘,今日可得给我争气啊。

“什么?你说娘带走了赤狐裘?”

春徊院,兰春月起来后已不见了崔青身影,听说心爱之物被带走着急喊道。

崔婆笑着劝解“小姐,太太是拿她去为你的婚事找门路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